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浙江“百水赋”作品选(七): 天目源赋 飞云江赋 下渚湖赋  

2014-07-15 11:42:58|  分类: 浙赋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百水赋”作品选
(七)

天目源赋

  王建华

  之江具区,皆源天目。水乃滋润吴越,山为江浙之祖。

  雾蒸腾于镜坞,云逼聚于天柱。风起始于剑峰,电孕生于石鼓。穹昊无光,金鸡不舞。雨若珠润,雷如婴语。于是树木仰承甘露,根叶涓滴以储。

  雨霁初晴,山涵醴涌。亭前响水岩,道旁水帘洞。汩汩山泉,生出涧潭无数:谓天池、谓堆玉、谓飞花、谓半月、谓玉剑、谓洗心,雾锁烟笼。帝子眼复明,山池因得宠。天师炼丹,高峰洗钵;山泉濯缨,沧浪有咏。 溪剪梨花,水漂银凤。洗净尘心,方觉一梦。

  瑞峰吐霭,龙渊纳涛,溪清蜿蜒,声上碧霄。玉带轻摇,构筑瀑布种种:曰伏虎、曰九连、曰翠花、曰润衣、曰东崖、曰垂虹、曰神龙、曰太子, 如悬太阿,银汉斜翱。白龙出峡,匹练随风,山流叠泻,狮虎咆哮。双飞雁翅,半落虹桥。 梭跳双嶂织女手,轴挂千寻仙子谣。

  天目两乳,龙飞凤舞,水分二系,溪出九门:名南苕、名中苕、名仇溪、名白水、名东关、名西关、名正清、名虞溪、名丰陵。蟠龙雨华,流水铮铮。跻清潭而起涨,冲岩壑以溅喷。万壑涌雪夹苕花,流光溢彩映红云。水涛庄、青山湖,又里畈、又英公,坝筑高峡,波光粼粼。棹歌一曲秋帆起,皎月满船骚客吟。如钱王水师波涛汹涌,驾吴越战马气贯长虹。于是乎天目之水,融于钱塘千里,注入万顷太湖,渺渺茫茫,一路雄浑。

  赞曰: 海生天目起鸿蒙,九曲清溪御巽风。翠玉浮空削鬼斧,青龙涧水渡瀛蓬。


飞云江赋

  蔡永淼

  君不见八大水系吴越展,一江云水高天来;殊不知流长源远亘古淌,清浊分明自剪裁。越云崖兮破叠嶂,卷白雪兮走惊雷;纳百川之涓流,敞宽阔之襟怀;穿苍茫之广域,阅桑海之尘埃。生之不息,奔腾而永不疲;颉之不挠,勇往而金石开。

  江以云命,形意交融,曾随县名,宋始斯谓。源洞宫以衍远,入东海而逶迤。昔乃瓯越之天堑、浙闽之喉嗌矣!“走遍天下路,只怕飞云渡”。海隅多洪泛之忧,斯民有涉江之泪。至若风雨狂涛,越鸟不济;舟船难酬羁旅之往,江濑尤多风波之滞。今哉甘雨随车,六虹耀彩;铁流星驰、通途愿遂。

  云江之水,生命之源。润亿顷畛畴,哺百万苍生。运乎四时,启绵绵之洪福;惠及万代,施脉脉之柔情。尔来稼穑之咸丰,仓廪之殷实,民企勃发,商贾繁盛。曩称东南邹鲁,斯号文化名城。星旗猎猎,俊才耀冠世之誉;甲骨峥峥,硕儒振学术之名。玉海激浪,琵琶扬声。欹欤!五风十雨兮彰恩泽,三致千金兮载鹏程。

  云江之美,银河羞叹。溪港纵横,珠潭璀璨。凝眸以眺,宛如彩练迎风;龙驾而渡,遂嗟脚下生澜。九曲连环,五游呈粲。水族旺、鳞甲贯,逐四时之鲜、候千肆之唤。风帆远济,呼鸥鸟之凌波;渔棹晚唱,揭行云之遗幔。云衢通达四方,琼楼栉比两岸。长堤伸而绿柳垂,大坝矗而宏渠通。时或海月秋风、澄宇浩浩;时或碧波红日、金辉彤彤,真诗画妙境、信蓬莱若逢。

  河渎之治,史镜可鉴;水利之兴,佳话流传。八疏叠奏,紫垣献长策于一日;千里分流,白昂筹良谋以万全;周凯三江创绩,刘鄂五说存篇;女娲芦灰止水,林公泽国承肩;大禹之功,长敷九域;王景之惠,润泽千年。逮乎今世,昭代光华,战鼓频擂,号角声震。风雷激而凯歌讴,积淤清而江河浚。噫呼!治国兮,必先水而视也;环保兮,乃国策之信也。

  云水无私,天心载道;云展云舒,潮起潮落;逝者如斯,上善若水。浪花开不败而花攒锦簇,赵津歌不尽而随波逐幕。若怀“群科济世”之忧,当务乘风破浪之搏也。

  江有韵而神、水生魂而圣,神之灵、圣之祥。期佑蓝天白云玉洁,青山绿水绵长。一方热土,万世荣昌。


下渚湖赋

  卢 前

  下渚湖,古称防风湖。昔大禹治水,手胼足胝;治水奏凯,名就功垂。挽九州于沉没,免百姓于流离。遂乃巡幸南国,抚慰黔黎。树盟旌于高阜,召诸侯于会稽。而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虽圣主尚不察,即昭恤然已迟。防风何守也?孔子曰:守封禺之山者也。洎今封禺间一湖犹在,或传防风氏一踹而成。洵德清之巨浸,沐祖泽以永恒。

  美哉下渚湖!碧波与青山相映,风月无边;小舟共朵云齐飞,水天一色。浅底纤藻,俯潜鳞或可撩;断岸巨樟,仰群鹭咸来集。远陂花木,秀毓柔阳;近水村屋,清到层檐。胜境观瞻,赖乎造化之厚贶,奥区居住,羡斯生活之安恬。

  至若在水一方,港汊纵横,密赛蛛网;墩屿错杂,俨比散珠。栅横渔簖但无碍,船入曲港欲迷途。春来坠红点点,小鱼唼喋清波;夏间荷风习习,菱棹欢载吴歌;秋尽芦花瑟瑟,征雁荒泽栖身;冬里积雪静静,银妆素洁乾坤。古诗云:三山浮水树,千巷划菰芦。尽道出湿地之野趣,直比拟世外之蓬壶矣。

  迩乃休闲游兮,蔚为风气;下渚湖兮,毕至群集。朱轮纷至,画艇载勤。既赏湖山之清远,亦耽港汊之幽静。芦荡深处,倚竹楼相与品茶;柳塘梢头,踞高台偕同观景。野大豆濒危,朱鹮与熊猫世界稀有;农家菜新鲜,莲蓬和菱藕生尝可口。

  欣哉下渚湖!防风祠之秋祭照例,防风洞之古貌依然。数千年如一瞬兮,录国遗以详诠。赵孟頫之摩崖题刻兮,姜尧章之白石洞天。毛滂之美文兮,洪昇之佳咏。俾湖山而增色兮,令下渚而添蕴。

  赞曰:良渚文化渊薮之一兮,名列国家级湿地之公园;德清生态建设之最兮,荣膺江南大湿地之美誉。

                                                                             【载2014年7月11日《浙江日报》“人文世界·钱塘江”版】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