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2014-09-12 07:56:25|  分类: 民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风雨雨千家驹

王 健

19492月平、津解放,沈钧儒等从东北到达北平。我是3月下旬,随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进城的。李维汉和李克农商议即派我去给沈钧儒担任政治秘书。

4月间,刘少奇去天津调查工商界情况。这期间千家驹和章乃器也去了天津,并参加刘少奇召开的一次座谈会,研究天津工商界特别是资本主义剥削问题。千和章提出一些意见,有些意见是比较的。经刘少奇的解释,千感到惭愧。天津市市长黄敬宴请他们,最后刘少奇在天津对工商业界人士作了一次报告。当时对全国工商界起了稳定人心的作用。这时,千家驹、章乃器、沈志远三人已被北平市政府(市长叶剑英)聘为中国人民银行顾问。

8月下旬,沈老考虑新中国成立后必然要定居北平,市政府给沈老看了几幢住宅,有四合院、有小洋房。最后,沈老选定东城东总布胡同24号一幢洋房。恰巧和千家驹、章乃器、沈志远三人合住的大羊宜宾胡同19号,只有一街之隔,步行不过三四百米。那是中国人民银行给这三位顾问物色的一幢宽敞的四合院。千等三人都是救国会同志,特别是章乃器又是七君子之一,所以他们和沈老经常有所往来。两年前我去香港就和千家驹住在一所楼里,朝夕见面,可以说老相识了。

救国会同志成立了救国会临时工作委员会,我也参加了临工会,会上曾作出两件重要的决定(不是在一次会上),一件是决定参加政治协商会议,救国会代表名单问题(人数官方定为12人),经多次讨论,最后决定为:李章达、孙晓村、曹孟君(女)、沙千里、千家驹、沈志远、萨空了、闵刚侯、方与严、宋云彬,候补代表秦柳方、张曼筠(女)。沈老、史良、胡愈之由民主同盟提出,章乃器由民主建国会提出。另一件事是讨论救国会自动结束问题。这个问题争论很久,沈老和胡愈之认为新中国成立,救国会的政治任务已经完成,应该自动结束。有人反对,但最终沈老、胡愈之说服了反对者,决定于新中国成立后12月间即宣布结束。同时决定成立救国会纪念委员会,由沈钧儒、史良、沙千里、沈志远、千家驹、胡愈之、萨空了、曹孟君、王健等九人,负责收集整理出版救国会烈士及救国会史料工作。

新中国成立不久,政务院公布了各部委员会负责人名单,千家驹是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简称为中财委)兼中央私营企业局副局长。局长是薛暮桥。千的副局长业务很忙。陈云又任命一位民族资本家吴羹梅为第二副局长。吴是铅笔公司总经理,有铅笔大王之称。

根据共同纲领精神是要发展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人资本主义。千家驹曾在报纸上发表一篇文章说:过去中国民族工业受了三座大山的压迫,奄奄一息,现在三座大山已经推倒,今后民族工业可以大展宏图了。

三反五反开始后,私营企业局势必首当其冲。吴羹梅副局长本身就是民族资本家,被革命群众视为打进国家机关的资产阶级奸细,开了批斗会,把他扫地出门了。革命群众给千家驹贴了大字报,说他是资产阶级代理人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处理问题,使国家损失几十万、几百万,群众怀疑千一定拿到资本家的好处,但又拿不出证据,开了批斗会也斗不出什么问题来,既无贪污,也无受贿。最后,薛暮桥受陈云指示,要千作一次检查,保护过了关。

千于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6年中央统战部领导下成立社会主义学院,是专为改造高级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而设的。吴玉章为院长,千家驹被推为副院长之一。据千说,学员除各民主党派选来的干部外,还有一班学员里有溥仪、郑洞国、卫立煌夫妇,还有杜聿明、黄维等人,见到千都叫老师。千都感到十分惊奇、吓人

195611月,民盟北京市委主任吴晗为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决定出版《争鸣》月刊。民盟中央提出拟与市委合办,吴晗也表示同意,实际上他是有意全部推给民盟中央(吴晗一直是与民盟中央不合作的。他是北京市副市长,一切听从市长彭真。民盟中央是听从中央统战部的,吴晗和民盟中央经常发生矛盾)

1957年新年过后,编辑部搬到民盟中央,成立以千家驹为首的19人编委会,并推千家驹、萧乾、陶大镛、费孝通、潘光旦、萨空了6人为常务编委,千家驹为主编。编辑部原为北京市委同志负责,但多次约请他们,总是推托不来。千家驹要我负责重组编辑部。1月初出版第三期,《争鸣》原为内部刊物,从三期起改为国内公开发行。千家驹经常邀请一些文化、教育、科技界知名人士组织座谈会,把座谈会上的发言整理出来在《争鸣》上发表。千主张开展争鸣,要大家讲真话。因此受到社会各界知识分子的欢迎。有人说《争鸣》真的争起来了。

是年4月下旬,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邀请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发动大家对共产党提意见。从5月到6月,中央统战部召开了各种座谈会听取意见。千家驹参加由李维汉部长主持的工商界座谈会。他的发言是就会上辩论的一些问题提出个人的看法。有人说: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中间有一道墙,应该拆除。千说,如果有道墙也是资本家世世代代剥削工人所造成的,应该由资本家主动来拆。关于定息问题,有人说应再延长20年才能还清债务。千家驹认为定息是国家对资本家的一种赎买,不是国家欠资本家的债。章乃器说资产阶级向工人阶级学习,工人阶级也应向资产阶级学习。千家驹说,工人阶级需要学习是思想改造,资产阶级向工人阶级学习是立场的根本改造,不可相提并论。几天后,李维汉约了千家驹、孙起孟、孙晓村去谈话,明确表示支持他们的意见,并表示对资产阶级的右派言论要一棍子打死。这时,工商界反右派运动已经开始。千等三人在斗争中是左派了。

这个时期,民盟中央作出在全盟内开展反右斗争并开始盟内整风的决定,组成了中央领导小组,由胡愈之为主任,千家驹任副主任之一。7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该批判》,揭露章伯钧和罗隆基结成同盟,反对共产党并想取而代之。还说他们的同盟是有组织、有纲领、有计划的。其所谓纲领,就是指《争鸣》上发表的两次座谈会的发言记录。以千家驹为首的19人编委会,半数以上被判为右派,投稿人中也有不少是右派。《争鸣》成了右派的刊物了。千家驹被统战部视为左派。我在1956年党籍公开。我努力要作党的驯服工具,各种会上很少发言,《争鸣》上也未发表过文章,所以我和千得以幸免。

┅┅┅┅

【节选自《炎黄春秋》2014年第8

(全文6页近9000字,原貌见下刊图)

 
《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炎黄春秋》:风风雨雨千家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注】王健:沈钧儒先生的政治秘书,现已98岁高龄。王老曾是中央社会部工作人员,随李克农进京,隐藏中共党员身份,被派去民盟领导沈钧儒身边工作,到“文革”后方才公开党员身份。

此文披露千家驹建国后的坎坷经历,以及1989年后赴美后又归来居深圳的缘由,为的是还原一个完整真实的千家驹。王老称他为良师益友。

  评论这张
 
阅读(25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