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家族与家集——各守家法 穷达不与  

2015-12-02 08:24:39|  分类: 文化民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族与家集——各守家法  穷达不与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家族与家集——

各守家法  穷达不与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生活方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学术。清代家集编纂刊刻的盛景已成为历史,但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在人们向往书香社会的当下,回望传统显得尤为重要。这令《清代家集丛刊》的出版具有了特殊的价值。

 

    汇集了家族著述的家集,是家族文学传统最为直观的载体。近日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清代家集丛刊》,公布了几个以往很少为人所知的数字:宋及宋以前的家集,仅存世25种,且多为明清人编辑;元代自编及后代编辑的元人家集有15种;明代自编及清代编辑的明人家集有125种;清人自编及民国时期编辑的清人家集,总数达948种。尽管这只是初步的统计,但仍显示出有清一代家集编纂风气之盛。近百余年来,在中国社会经历大变革、大转型的同时,中国人“诗书继世”的家族传统似乎也正在逐渐淡去。

    今年7月,词学家龙榆生于20世纪30年代主编的《词学季刊》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重新影印出版。在为此举办的一次读者沙龙上,龙榆生之子、复旦大学化学系退休教授龙英才坦言,从中学到大学,自己一直在学校寄宿,与父亲一起生活的时间不多,龙家的子女虽然在各自领域皆有所成就,但都没能继承父亲的文学事业,龙榆生著述的整理、研究工作只能交给专业学者。

    在新近出版的遗稿《我们三代人》中,已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汤一介也屡屡提及,祖父汤霖、父亲汤用彤及自己皆以教授中国文化为业,而他的子孙却都移居海外。汤一介不禁感慨:“我们这一‘诗书之家’到我之后就不能再继续了。”

家族与家集——各守家法  穷达不与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作为技艺的文学传统

    何为“世家”?清人曾有过清晰的表述。余集说:“夫世家者,有以德世其家,有以业世其家,有以文学世其家,而穷达不与焉。”钱泰吉说:“所谓世家者,非徒以科第显达之为贵,而以士农工商各敬其业,各守其家法之为美。”在他们看来,世家无关功名地位,无关财富多寡,重在对家族传统的礼敬与坚守。

    “人类文明的发展建立在知识传授和积累的基础之上,现代社会知识传授的主要渠道是学校,也许今天还应该加上互联网,但在中国古代,却主要由家庭或家族来承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清代家集丛刊》主编之一张剑认为,在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发展史中,家族文化是区别于其他文明的重要标志,掌握住家族就等于掌握了进入中国古代社会乃至当代社会的一把金钥匙。

    所谓“三代承风,方称世家”,家族文化传统的养成需要几代人的积累沉淀。清代家集中的《毕燕衎堂四世诗存》《长林四世弓冶集》《金陵蔡氏五世诗存》《溆浦舒氏六世诗稿》《桐城方氏七代遗书》《黔阳潘氏七世诗》《八叶诗存》《赐书楼九世诗文录》《张氏十世诗抄》等径以“六世”“七代”等命名,无疑表露着编纂者对于数代持守、终成世家的自豪感。有些家集,虽不以世代为名,但时间跨度可能更长,如《菱湖孙氏诗录》有12世,《海盐徐氏诗》有22世,《宜兴任氏传家集》有24世,均颇为可观。

家族与家集——各守家法  穷达不与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蒋寅发现,国外的音乐世家、美术世家很多,但文学世家很少,而恰恰相反,古代中国的文学世家非常常见,家集因此也成为中国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中国人其实是把文学,或者说广义的文学教育,作为一种技艺来继承和传播。对中国人来说,无论是选拔官员,还是评价个人才能,文采都非常重要。从汉代开始的察举制度,隋唐以后的科举制度,都把文采作为一项核心的考核内容。家族对于文学教育的重视,是中国形成众多文学世家的重要原因。”

中国文化风貌的视窗

    家集的编辑,既是对稿本、抄本、刻本等文献的搜集、整理,也是对家族文学传统的缀合、润色与再造。这使得家集在展现文化火种薪火相传的同时,也横向拓展地缘、业缘、社缘等人际网络,展现中国文学发展的具体历史情境,成为展示中国文学甚至中国文化整体风貌的一个视窗。

    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刘石认为,中国历史上卓有成就的文学世家其实并不多,即使像以苏洵、苏轼、苏辙为代表的苏氏家族,其后代的文名也逐渐微弱。同样,清代家集的文学价值未必都很高,与其说它们的作者是文学世家,不如说是文化世家。家集虽然主要是以诗、词等文学作品的形式结集,但其所蕴含的文化价值更值得关注。

    通过对所知见的786种清代家集编纂时间的梳理,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清代家集丛刊》另一位主编徐雁平发现,在战乱等非常之际,家族整体遭遇危机之时,编纂家集的热情不仅未有消歇,反而高涨。“清代家集的大量刊刻是在太平天国之后,与之相关的家谱编纂,在同治七年以后年均数量也明显增加。战乱激发文献的新生,或者说浴火重生,既体现出高度的家族责任感和家族本位意识,更体现了中国文化传统的深厚内涵和绵延传承的重要渠道。”徐雁平说。家族与家集——各守家法  穷达不与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家集对颂思祖德、启励后人、寄托家族情思,加强家族向心力、寻觅家族文学的特征和传承、构建家族文学的发展脉络、重现家族成员的文学活动空间等,都具有重要意义。世家大族往往就是地域文化传统的代言人,他们的家集与郡邑文学总集密切相关,因此家集的整理和研究也有助于人们对地域文化传统的认知。”在徐雁平看来,清代家集数量的迅猛增加,是明清两代文学中家族观念、地方意识强化的表征,也是大批文学家族出现的一种必然结果,家集编辑在清代盛行的背后,是清人自觉的、自有的历史感觉与文化意识,“其中牵涉书名的设计、作品的选择编排、文字的修饰、小传的撰写、评说文字的搜集、世系的确定、人物关系的梳理等,这些举措在有意建立家族文学传统跨越时间的持续性,进而酿造出属于某一家族的‘共同意识’。”

“《清代家集丛刊》向我们展示了什么是‘书香之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朱万曙说,这些家族传承百年的“书香”,正是当代社会所稀缺的。

 

【转自《光明日报》2015121日“光明阅读/书林”版】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