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文汇报》:休闲时代好读书  

2015-04-25 07:34:49|  分类: 博览书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汇报》:休闲时代好读书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文汇报》2015423日“笔会”版载文——

 

休闲时代好读书


陈平原

如何让“休闲”与“读书”同行,让二者心甘情愿地走到一起,而不是拉郎配,绝对是个有趣的话题。这里不谈富二代,不说啃老族,也不提失业者或工作狂,说的是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学会劳作,学会休闲,学会将劳作与休闲有机结合,学会将自由自在的阅读作为一种休闲方式……
  
  当下中国,有两个值得仔细琢磨的好词,一是休闲时代,一是书香社会。前者是现象描述,后者是理想表达,二者不能等量齐观,但若因缘凑合,也不无结盟的可能性。
  休闲自古就有,且颇受哲人的关注。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便将休闲看作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人们以战争求和平,以劳动求休闲。至于中国人,更是在创造及享受休闲方面有特殊禀赋,以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林语堂用英文撰写畅销书《吾国吾民》(MyCountry and My People)和 《生活的艺术》(TheImportance of Living),专门用道家哲学以及明清文人的生活趣味,来针砭美国人之不懂得生活。可惜那个伟大的悠闲者——中国人,虽有文献依据,却只属于特定时代的贵族、智者与文人。
  这是因为,选择休闲,有三个前提条件:第一,生活有着落,不用为衣食住行担忧;第二,可随时中断繁重的体力或脑力劳动,获得足够的闲暇时间;第三,有能力也有愿望摆脱惯性,寻求新的生活体验。若这么定义,则让多数人能够摆脱劳苦工作而拥有自有时间的大众休闲(massleisure)萌芽于二十世纪,即那些能增加生产力并缩短人们必须工作时间的各项科技发明后参见GeneBammel &LeiLane Burrus-Bammel著,涂淑芳译《休闲与人类行为》第8页、11页,台北:桂冠图书公司,1996)。那是西方人乐观的说法,在中国,大众休闲时代的来临,是最近二三十年的事。
  影响休闲的因素很多,如社会发展水平、经济能力、受教育程度,还有社会思潮等。二十世纪中国,大部分时间或兵荒马乱,或社会动荡,或物质匮乏,谈大众休闲未免过于奢侈。另外,还有意识形态的羁绊——劳动光荣的口号下,休闲的身影显得很诡异,也很可疑。我在《读书的风景爱美的学问》(《光明日报》2009820)中,谈及鲁迅1932年刊行《三闲集》,是在反击成仿吾对他有闲的指责;另外,三闲书屋,对于那些以无产阶级名义垄断革命的人来说,绝对是个很大的讽刺。其实,有闲等于有钱等于有罪这样的荒谬推论,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并不十分陌生。记得文革期间,为了防止修正主义,我曾经春节不休息,跑到养猪场去捡拾猪粪、打扫猪圈,借此改造读书人的臭毛病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少的人在第一线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且劳动者所需的必要劳动时间也在逐渐减少。换句话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闲暇时间越来越多。而将休闲当作一个好词,且落实为国家政策,惠及普通百姓,确实是不久前的事。政府官员称,我们的公共假期有115天,已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很多人吐槽,说这不可能,自己并没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其实是这么算的,一年52周,每周两天休息,共104天,外加11天公共假期,合起来不就是115天吗?至于你是否经常加班,或如何落实带薪休假,那是另一个话题。
  百姓有闲做什么,最好是出去旅游;因为,那样可以成就另一个产业,有利于国民经济的发展。两年前,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力图建立与小康社会相适应的现代国民旅游休闲体系。那是国家旅游局牵头做的方案,主要着眼点是发展旅游业——这既是民生,也是商机,更是产业转型的好时刻,政府当然愿意做。但旅游休闲合称,很容易造成误解,以为休闲就是旅游”——在实际生活中,确有很多人是这么想的。
  休闲需要时间,需要金钱,需要学识,但更需要好的心境。忙得要死闲得发慌,都不好;拼命劳作赚钱,然后拼命旅游消费,也并非理想状态。休闲不一定非远行不可,也不一定花很多钱,关键是怡情养性”——若能修养得不慌不忙、不骄不馁、不卑不亢、不愠不火,那便是很好的生活节奏。比起打高尔夫球来,读书听音乐看画展,很可能更容易获得此境界。
  晚明文人陈继儒在《花史跋》中谈及,有三种人不能享受野趣、花果与草木。牧童樵夫整天在山里劳作,想的是怎么养家糊口,不会像文人那样欣赏野趣;贩卖水果的人不敢尝鲜,那是因为若都自己吃了,还怎么赚钱?前两种人不能悠闲,是生活所迫,第三种就不一样了:有花木而不能享者,贵人是也。自家园子里种了很多名贵花木,但无法欣赏,不是时间或金钱的问题,是没那个心思。贵人整天想的是金钱或功名,独缺悠闲的心境,因而无法真正进入花木的世界,也就谈不上田园情趣了。
  所谓休闲,有几种不同的方式:第一,中断日复一日的劳作,什么都不做,就睡懒觉;第二,借助某种手段(如禅修),使自己彻底放松,这里着重的是心境的自我调整;第三,选择自己感兴趣而平日无暇享受的娱乐方式(如唱歌、下棋或旅游);第四,用一种轻松的方式自我学习,重新积蓄能量(俗称充电)。四者没有高低之分,也不是一个递进关系,纯属个人爱好。但有一点,若能在放松、娱乐与自由发展之间,取得某种平衡,那无疑是最佳状态。
  这就说到了读书。想象国人因为闲暇时间增加,或教育普及,自然而然地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那是天大的误解。记得好几年前,政府曾提出构建学习型社会的口号,民间也有书香社会的形象说法。可在我看来,口号依旧只是口号,今日中国,书香不是日浓,而是日淡。因此,在休闲的时代如何挽救有效的阅读,可谓迫在眉睫。
  先说学习的必要性。有人十八岁就业,有人三十岁博士毕业才第一次进入劳动力市场。平均起来,就算是22岁就业吧,60岁退休,工作时间大约38年。此前有16年以上的职业读书,此后又有20年的活到老学到老,这还不算在职期间隔三差五的充电。可以说,现代人为了适应日新月异的科技与文化,学习时间比古代人要长很多。不要说古代,想想我文革期间下乡插队,村里老人动辄说:我吃盐多过你吃米,过桥多过你行路。那个时候,经验很重要,年岁和资历使得老人很有尊严,也很权威。今天则大不一样,老人对外面的世界很隔膜,动辄被儿孙辈训斥——你连这个都不懂!这世界变化太快,要学的东西太多,大家(尤其是年纪大的)都活得很累。
  还有一个因素必须考虑,那就是人的寿命在延长。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如今八九十岁的老人还活蹦乱跳。2014年中国人预期寿命75岁;其中北京人预期寿命81.35岁,上海人预期寿命82.47岁,其他经济发达省份也多接近80岁。一是闲暇时间增多,二是学习的迫切性加强,最理想的,莫过于二者结盟。对于很多忙碌一辈子,习惯于风风火火、指挥若定、发号施令的领导干部,据说退休以后迅速衰老,原因是不知道如何打发闲暇时间。之所以说21世纪是教育的世纪,或者说学习的世纪,不仅是就业前的青灯苦读,在岗时的奋力拼搏,还包括退休后的享受生活
  每个人的状态不一样,但如何让休闲读书同行,让二者心甘情愿地走到一起,而不是拉郎配,绝对是个有趣的话题。这里不谈富二代,不说啃老族,也不提失业者或工作狂,说的是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学会劳作,学会休闲,学会将劳作与休闲有机结合,学会将自由自在的阅读作为一种休闲方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文汇报》:休闲时代好读书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政府官员谈休闲,容易往文化产业方向靠;我关心的,则是作为一种休闲方式的阅读。最近这些年,每当临近世界读书日,就会被邀请做关于读书的讲座。面对此尴尬局面,我既感慨,又惭愧。说惭愧,是因为自己书都没读好,便如此好为人师,到处劝学;说感慨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春花秋月,或晨钟暮鼓,何时不宜读书,为何需要设立节日特别提醒?可见,读书还属稀罕物,尚未成为国人的生活方式。
  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读书》(《文汇报》20051225);十年后,参加“2014中国好书颁奖仪式的录制,被邀请用一句话说出读书的意义,以便作为广告语播出,那一刻我突然语塞,赶紧落荒而逃。不是编导的问题,是我自己的心理障碍——正隐约觉得,今日之提倡读书,有沦为口号的危险。
  可怎么才能让无心、无力、无暇、无兴趣亲近书本的人,真切地感受到阅读的乐趣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或许,所谓休闲时代好读书,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201545日于京西圆明园花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