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重走霞客路:有一些东西只有走出去才能体悟到  

2015-05-16 07:48:49|  分类: 悠哉游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走霞客路:有一些东西只有走出去才能体悟到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重走霞客路】

 

400年前,徐霞客以坚韧、顽强的品格,踏遍祖国山河,写出了这部地理学名著,也成就了他的不朽人生。

519,第5个中国旅游日即将到来,这一天也是《徐霞客游记》开篇之日。5·19,我要走,让我们一起来,重走霞客路……

因为——

 

有一些东西只有走出去才能体悟到

王东林

    读书,坐着读还是走着读?其实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因此“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便成了中国古代先哲奉行的求知模式,并由此形成了一种叫做“游学”的传统,如孔孟之周游列国,司马迁之负笈天下,郑玄之往来周秦幽并兖豫之地……至宋代,无论官学还是私学,尤其是太学与书院之间,游学之士往来频繁,蔚然而成一种大规模蔓延的“风气”。

    游学,不仅仅是离乡背井远求名师,更包括观察自然与社会向实践学习的内涵。中国文化非常注重对天地自然的观察,从大自然运行的规律中学习人的生存法则。如《易传》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老子》之“飘风不终日,飘雨不终朝。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人乎?”都是从自然万象感悟出来的至理名言。作为农业民族的中国,我们的历法、岁时节令、气象预告、生产节律、生活规律乃至歌谣农谚,都是从大自然观照而来。即使是绘画艺术,也要讲究“外师造化”,进而通过自己的消化、感悟而“中得心源”,才能提升艺术境界。

    明人徐霞客是一个走出书斋,远足天下的千古奇人。他通过实地考察去纠正经书上陈陈相因的错误。就是这样一位不图科举功名,没有显赫官位的读书人,凭着一部《游记》赢得自明末至今历代学者的崇敬。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对徐霞客的科考方法和科学精神大加赞赏,指出徐霞客和宋应星是晚明新风气下诞生的两大怪人,留下了两部怪书,一部是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另一部就是《徐霞客游记》,并认为后者是第一部“中国实际调查的地理书”,感叹说:“是以科学精神研治地理,一切皆以实测为基础如霞客者,真独有千古矣!”

    徐霞客的远足之功同样得到国外学者的肯定。英国学者李约瑟博士在他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说:“《徐霞客游记》读来并不像是十七世纪的学者所写的东西,倒像是一位二十世纪的野外勘测家所写的考察记录。……世界上最早一部记载石灰岩地貌的著作,是中国明代地理学家徐弘祖的《徐霞客游记》。他比欧洲最早对石灰地貌进行考察和描述的爱士倍尔早一百年,比欧洲最早对石灰岩进行系统分类的瑙曼早两百多年。”

    毛泽东主席19581月在一次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到:“明朝那个江苏人,写《徐霞客游记》的,那个人没有官气,他跑了好多路,找出了长江的发源地。‘岷山导江’,这是经书上讲的,他说这是错误,他说是‘金沙江导江’。”认为“没有官气”的徐霞客,坚持实地考察,敢于否定权威、纠正经书,是“实践出真知”和党、政府“反对官僚作风”的生动教材。

今年4月,我们循着徐霞客的足迹,对五省七县徐霞客游线和重点考察地进行实地勘测,以便寻找和确定可供申遗支撑的“标志地”。乘藉现代交通工具的人们,肯定无法想象一位古代徒步远足者的艰辛和旅途的凶险。徐霞客不仅是一位旅行者、科考者,还是一位探险家。我们涉过的崇山大川和尚未开发且没有照明装置的幽深的洞穴,让我们稍微具备了一点当年的“现场感”。

    我们是对着《徐霞客游记》去寻找现实空间的契合点的。尽管经过近四百年的沧桑变迁,时光抹去了一些岁月的痕迹,但游记描述的精准度依然是那样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虽然我们的“远足”远远无法企及徐霞客的“行走”,然而我们依然收获了很多属于今天的第一手信息。行走,总会给你不虚此行的收获、给你意料之外的惊喜。

    上世纪80年代,笔者给本科学生讲述《中国古代史》,说到汉儒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论。当时的教材一律持批判观点,本人还是斗着胆子说出了自己与教材不同的看法。本人认为,人类文化的创造大大延伸和替代了人身体的功能和技能,从而导致了人体器官功能的退化,尤其是感应和感知的能力。笔者引述钱钢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中列举的材料说明问题,告诉同学,为什么大地震到来之前,包括昆虫、家禽、水族在内的动物们都会有种种反常的表现,而人没有?原因大概就在于动物们对大自然的变化有其“感应”,而人没有!据说练气功的达到一定境界时,能够看到许多奇异现象。我想也大概是气功能够将人带入一种自然状态,从而再度唤醒了人本身原有的一些感应和感知的能力。因而,对古人的一些论述,还是不要轻易否定为好,除非你有更鲜明的实证。

    实话说,现代人对自然的感知能力已经变得很差很差了,在某些方面比动物朋友要迟钝、低能得多,与大自然的节奏几乎无法合拍,以致生出许多怪病出来。原因就在我们被现代科技的创造物以及新的生活方式给“束缚”了、“禁足”了、“圈养”了!

    历史学家钱穆先生曾作《改革中等教育议》,说到民国前“彼时一秀才,赴乡会试,三年一度,以交通之不便,近者数百里,远者数千里,经月累时,犹得以跋涉山川,冒历风霜,识天地之高厚,亲民物之繁变。其所以强身体而壮精神之道,非今日学校青年所能梦想。今日掩目于书本文字之中,放胆于朋偶罄咳之侧,体魄衰而精力糜,意志不坚强,情操不高洁,智能不开敏,而嫥嫥焉唯知从事于知识技能之传习。造诣有限,运用无力,根本已拔,妄希花果,亦多见其不知务矣。”这段说于上世纪50年代的话,似乎完全切中了时下中国教育的弊端。

    现代的中小学生似乎唯一的任务就是读书了。课外除了读书就是上兴趣班学特长了。即使能够从休息时间里挤出一部分时间来,基本上全都交给游戏、电视和手机微信了。以往,学校还会组织一些其实并不太远的校外“远足”活动,由于出过几件事,为了免于麻烦干脆停下来了或者被上级教育部门“叫停”了。你说这不是“因噎废食”吗?可是大家竟然都觉得废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因而也不是什么问题。

    当然,有些家长,也会在合适的时间带孩子出门旅游,见识自然风光和社会风情。然而很遗憾的是,当今的旅游实际上早已经简化成了“旅与游”,似乎用“游走”更接近于时下旅游的情状。看看,我们有多少次的旅游不是那样急匆匆地“走过”呢?甚至在游人如织的黄金周里,就连“急匆匆走过”都是一种奢侈呢?这样的“远足”?不过是在一条由导游编制的“流水线”上的被动“行走”而已,除了收获了一堆照片供后日顾望外,还能够“收获”什么呢?

    我们的孩子还能够走出“圈养”,走向自然吗?甚至已过弱冠之年的大学生们,还能够像陶渊明那样来几回“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吗?我们的现代青年中,还会产生像徐霞客这样在行走中考察、在行走中著述的学者吗?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求知的行走中“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从而“识天地之高厚,亲民物之繁变”。感悟自然并日新社会,学习知识并创造新知。行走的力量,可以令天下没有比人足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歩更长的路!

(作者系民盟中央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江西师范大学文化研究所所长) 

【摘编自2015513日《人民政协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