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2015-06-16 08:39:43|  分类: 博览书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童书百年溯源流

——从“中国百年童书展、连环画展”说起

 

今年六一儿童节前夕,国家图书馆少儿馆迎来开馆五周年。馆舍从总馆北区窄小的北侧一隅迁至南侧光亮宽敞的大开间,面积扩大一倍不止,空间布置、童书陈设也比过去丰富多彩了许多。在乔迁之际,少儿馆与国图展览部联手承办两个大展:一个是炫彩童年——中国百年童书展,另一个是图绘世界——中国百年连环画展。展期均为527日至730日。童书展位于南区典籍博物馆第七展厅,连环画展则设于北区一层南北通道。

 

“连环画展”的看点

对于两展,近日新闻报道中不乏关注,但多集中于童书展,对连环画展所涉不多。笔者至后者展区瞻观一遍,却发觉不乏精品。展品内容历史最久远的是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中的故事画土伯吃蛇,展标介绍说,这通常被认为是中国早期连环画的雏形
  展品按三个时间段陈设:两汉至明清,中国连环画的起源;清末至民国,中国连环画的产生、发展与繁荣;新中国成立至今,中国连环画的繁荣与式微。从展品可见,种类多样、风格鲜明的,正是民国年间与新中国建立之后的五六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几个时期。二十一世纪是科技与传媒形式发展迅速的时代,停留在二维世界的连环画难免寂寞。然而,这次展出的一些展品却让人眼前一亮,回想起这一艺术形式在反映社会现实、探索技法尤其是在展示西风东渐与对古典文学作品的现代阐释等方面的杰出成就。
  谈到绘本中的西风东渐,《点石斋画报》不可不谈。这次展出画报七卷,台北天一出版社1978年影印本。展标介绍,《点石斋画报》是近代中国最早、影响力最大的一份新闻画报,开启了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时代,在连环画的形成及确立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然而,这一画报的意义并不限于此。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十几年前,苏州古吴轩出版社曾出一套忆江南丛书,小方开本,蓝印花布与姑苏旧影图案的封面,素雅闲逸。第一册是郑逸梅的《味灯漫笔》,文字多以苏州本地风光、人物为题。其中一文即是吴友如和《点石斋画报》,从吴友如在阊门城内西街的云蓝阁裱画店做学徒进而习画谈起,讲述了他是如何被上海《申报》请去担任绘画主笔的。文中特别述及,连史纸石印在中国,以上海徐家汇土山湾印刷所为最早,然而此前所印仅为天主教传教印刷物小件:
  石印成为书册,那点石斋可算首屈一指的了。吴友如在这石印有利条件下,就把新事物作画材,往往介绍外国的风俗景物,那高楼大厦、火车轮船,以及声光化电等科学东西,都能收入尺幅。当时一般守旧的画家群起反对,以为这样的画,失掉画的品格……但他置诸不理,一心从事新的写真。他说:绘画当跟时代而变迁,时代有这东西,尽可取为画材。我们瞧了宋元人当时作画,也不过画些眼前景物罢了。那么现在既有新事物和我们接触,为什么要把它拒绝呢!经他一提倡……画新事物成为一时风尚。且有好多作品,更具民族意识,如会审公堂、大闹洋场等都是。
  此书购置多年,并不常阅。观展归来展卷,不禁喑然。绍介西洋风物与弘扬民族意识,一度并列为百年前的时代潮流。二十世纪国内思潮跌宕起伏,风云变幻,八十年代重新兴起的译介热潮于今已似前朝梦影。在人人争说走出去的当下,不意在这个少有人至的展区又看到点石斋时事画报。反顾当年的请进来,令人回味无穷。
  展品中另一亮点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上海宏泰、东亚、全球、华商、联谊社等书局出版的《白蛇传》《桃花扇》《西厢记》《洛阳桥》《沈万山》等连环画,绘者名家云集,举目可见沈曼云、朱石鸣、严绍唐、钱笑呆等,尤以后者作品为众。重点展示之一即是钱笑呆编绘、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上海东亚书局出版的连环画《红楼梦》。
  展区还专门辟出几个展板,简要介绍陈丹旭、赵宏本、顾炳鑫、刘继卣、王叔晖、贺友直、戴敦邦等连环画名家,一至四届连环画评奖获奖作品。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小孩的书报刊

百年童书展也按年代分期:晚清、民国、新中国成立至文革,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新世纪至今。新世纪以来,少儿读物已成出版界的热点与亮点,海外儿童读物向国内的译介和传播与原著出版时间相差无几,人民文学出版社近年来的重点图书哈利·波特系列即为一例。沿着光阴的河流逆流而上,从新中国第一部科幻小说《飞向人马座》,到《三百六十五夜》和《十万个为什么》,再到《神笔马良》《马兰花》,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镌刻在记忆深处的故事,更不必提熟悉至极的《秃秃大王》和《三毛流浪记》。
  看得出来,这次展览的重点是向民国时期身体力行致力于儿童阅读的大家致敬。鲁迅、冰心、周作人、沈尹默、刘半农、俞平伯、叶圣陶、丰子恺等人为少儿翻译、编订、写作的读物,都有大量图文介绍。媒体报道称这个展览娃可看新书,家长可怀旧,此言不虚。然而,更早期的一些展品,让一般的中年人也难称怀旧”——时代太远,知之不多。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最为久远的展品,当属影印自十九世纪末期上海清心书馆出版的《小孩月报》(第一至第五部,1876-1881)。这份出版物名为而实为画刊,由美国长老会传教士范约翰(John.M.W.Farnham,1829—1917)于1875年在上海创办,应为中国近代最早的儿童刊物。传教士出版物难免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但其中大量刊载故事、诗歌、科学常识等,且配有精美的铜版画。它所介绍的大量西方科学知识,为中国儿童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口,其教育意义及效果远超宗教宣传范围。
  另一历史悠久的展品《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是原件,系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上海顺成书局初印本。蒙学堂创始人为宁波商人叶澄衷,光绪二十五年,在上海为宁波籍贫家子弟建造了这座学堂。校董会延聘光绪十六年进士刘树屏为第一任总理(校长),同时聘请的总教习(教导主任)是今人熟知的蔡元培。这套字课图说是刘树屏组织教员为学生编写的识字课本。据展板介绍,此书既是一部小型的百科全书,又是一部小学字典,还是一部解释字根意义、正本清源的《说文解字》。胡适、竺可桢、茅盾等名家学者的启蒙教材即是此书。字课图说有多册,这次展出的是第二册,所收汉字涵盖天文地理、自然现象、山川河岳、各国知识、地方小志等领域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这套百余年前的启蒙教材,近年来引起出版界的关注,市面所见至少有四五家出版社影印出版。笔者手头一套即为新星出版社去年10月的影印本。据出版说明介绍,全书收录3291个汉字,内容涉及社会生活方方面面,不仅如此,它还是一个敞开的新世界对西方文明的介绍,以兼容并蓄的立场为之……在讲解字例时,引入诸多现代科技发明、人文思想及政治制度的知识,并与中国现状相比较,给予读者深刻的启示。随手翻阅,赫然可见字的配图为太阳系九大行星组成的行星轨道图,注音仍为传统的反切注先青切,释义动者为行星,不动者为恒星。行星各依轨道环日而行……恒星有光,行星无光,借日光以为光”--这已是不亚于多年后出版物水准的科普读物了。
  看过图说画报。展品中有影印自1903年北京启蒙画报馆编印的《启蒙画报》,彭翼仲1902年创办于北京,主张以图说为入学阶梯,设有物理、数学、历史、时政、地理等栏目,半文半图,绘画者刘炳堂亦是名家。从这些重点展品可见,我国早期的儿童出版物不拘南北,创办者无分中外,面对的读者群自幼及少长不等,都能比较符合现代儿童教育观念与儿童心理特点,图文并茂,文理兼备,涵盖古今中外各类知识,尤其是对天文、地理、生物、物理等现代科普内容的重视,大概是超出当代许多人所能想象的。
  除以上几例,王云五出版的小学生文库也不可不提。
  据《上海出版志》记载,自二十世纪初起,上海几家大出版单位,就注重出版大中小型儿童读物。中华书局、开明书店、北新书局、世界书局、儿童书局等均有佳作:商务印书馆1921年出版儿童文学丛书十八种;1924年出版《少年百科全书》二十种,王云五主编;1933-1937年间出版小学生文库,共五百种,综合性,品种齐全,叶圣陶、孙毓修、周建人等名家参加撰稿;1934-1935年间出版幼童文库,共二百种,以小学低年级为对象,与小学生文库相衔接。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展柜中展示了万有文库古典作品五种,包括《王维诗》《李白诗》《论语》等。另一组展品是1931-1934年间出版的小学生文库六种:《世界各处的人民:人生地理》《蒙古民间故事》《动物模型制作法》《三国演义》《儿童谜语(上、下)》。简装薄册,图文并茂,全彩印刷。纸张老旧泛黄,封面上近百年前的儿童生活场景依然鲜活莹洁。
  王云五主持出版的三大丛书万有文库小学生文库幼童文库,迄今回响不绝。上世纪九十年代,辽宁教育出版社就出过新世纪万有文丛。近年来,海豚出版社又整理、重印小学生幼童两种文库的图书,属于民国儿童教育大系的一部分。百年前的童书在新世纪焕发出异样光彩,可称佳话。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无猫国》与《泰西五十佚事》

  上海商务印书馆对我国早期儿童教育的贡献,除了出版史研究或图书馆业界人士,所知者恐怕不多。事实上,早期中国现代教育界对于儿童阅读的基本认识,恰与上海商务的出版物息息相关。1909年,商务创办《教育杂志》,大力倡导文学教育在儿童教育工作中的意义。孙毓修时任商务印书馆编辑,他编译的《无猫国》首次见诸报刊,就是在《教育杂志》创刊号的广告上。《无猫国》曾被推许为现代中国童话第一书,孙毓修也被茅盾誉为中国编辑儿童读物的第一人中国有童话的开山祖师。他在儿童文学译介、改编和编辑出版方面都卓有建树,尤其是他编辑的一百零二种童话丛书,是现代出版业对儿童文学产生积极影响的里程碑式的作品。
  童话的第一种,即此次馆藏的重点展品《无猫国》。据笔者查考,国图馆藏《无猫国》三种,除2009年制作的两种缩微文献之外,就只有1924年上海商务印制的第十五版了。展板介绍,《无猫国》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孤儿大男请主人把自己的猫带出去卖掉。主人船至某国,国王请主人进宫赴宴,不料宫中老鼠把酒菜吃个精光。国王大怒,却又无法对付。船主见此,就把带去的猫送入宫中,老鼠随即销声匿迹。国王大喜,赏给船主金珠宝石。回国后,主人把这些财宝都给了大男,大男从此致富,不再做工,他努力攻读,成了一个很有学问的人。
  另一重点展品《馨儿就学记》与《无猫国》齐名,均为由外文编译成中文的儿童读物,影响卓著。前者为包天笑自意大利文小说《爱的教育》日译本编译而成,素无争议;后者却有所不同。据目前所见资料,皆云《无猫国》自《泰西五十佚事》改编而来。然而,该书收录英美故事五十则,自王侯将相、绿林好汉至街巷人物、山海怪谈,林林总总。《无猫国》显非撮其全集而改写,那么究竟改编于其中哪一则?此前似无人深究。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近年来,图书数字化和开放资源获取等科技手段的进步,使得许多书籍不再难以查考。英文世界中的古登堡项目TheGutenbergProject)即是在线版的大型开放数据库,其中有《泰西五十轶事》的英文原版内容,可供免费下载阅读。笔者浏览多篇,发现倒数第四篇故事韦廷敦和他的猫 WHITTINGTON AND HIS CAT与《无猫国》内容基本一
  致,情节脉络、人物形象、对话等细节也多处吻合,只是《无猫国》的故事背景置换成了中国,主人公的小名迪克(Dick)改为大男,英国首都伦敦置换成京城。故事中的小主人公自幼父母双亡,偏居乡野,仰慕京城繁华,连道路都是黄金铺就,偶因机缘到了京城,在富人家的厨房帮佣,备受厨娘欺凌,又苦于鼠患;主人家女儿同情他,送他一点零用钱,他拿去买了一只猫,后作为投资,交由主人家商船出海发卖,未料海外某国鼠患成灾,这只猫换来不可思议的金珠财宝,由是改变处境,同时不忘与身边上下人等分享财富等等。对照中文故事,基本可推定,此篇故事即为《无猫国》的译介原型。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201312月,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推出徐家汇藏书楼双语故事经典二十二种,前两种正是民国年间江浙沪地区普遍使用的《泰西五十轶事》和《泰西三十轶事》。出品人徐榕在为丛书撰写的序言中介绍说:
  詹姆士·鲍德温编写的《泰西五十轶事》《泰西三十轶事》取材于西方著名的历史故事、名人轶事和民间传说,传诵不绝,为世界儿童共享。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二书曾以英语教材的形式影响了众多中国读者,兼有读本课本的双重阅读价值。
  《泰西五十轶事》英文原著题为FiftyFamousStoriesRetold,著者鲍德温(JamesBaldwin,1841-1925)。查阅国图馆藏,英文版凡三种,最早的是位于纽约的美国图书公司 American Book Company1896年版,另外是1929年、1944年上海商务出版的两版。中文译注版的馆藏则要丰富得多,如将实体书与缩微盘片都算在内,将近二十种。
  除了上海2012-2014年间出版的徐家汇经典,国图还藏有20072011年间制作的六种缩微盘片,资料来源无一不是民国年间的上海出版物。原书出版时间自民国十七年始,后者有民国二十三至二十五年、民国三十五年等几个年份,出版社包括世界、启明、三民、大华等多家书局。1990年,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还出过一个今人注释版。此外,国图馆藏的实体书均为民国文献。最早的是1911年中华书局版,其次是1934年的大华书局版,杨时英译,分上下两册,为学生课外读物1936年的三民书局版由奚识之、秦瘦鸥译注,资料显示为华英对照标准英文文学读本1937年版由启明书局出版,唐允魁译。最后一种为新亚书店1945年出版,力行教育研究社译。

《文汇读书周报》:童书百年溯源流(附照片)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国图馆藏的诸多版本、印次可与徐榕的介绍做一印证:这部如今少为人知的故事集,在民国年间曾是读者众多的普及读物,且其阅读寿命不止于二十年代。许多当年的读者,多年之后也未曾忘怀。李慎之曾在《哥伦布远航美洲五百周年的几点感想》(《拉丁美洲研究》1991.6)中谈到,六十年前,江浙一带的初中二年级英文课本里,上学期大都用《泰西五十轶事》,下学期大都用《泰西三十轶事》。老出版人沈昌文在《我的求知故事》中也谈及,他于1945年在上海银楼当学徒,当时育才中学的英文教师丁文彪在公园里免费教书,他去听讲,授课教材正是英文版《泰西五十轶事》。
  近百年过去了,书展中所见的许多书籍,跨越一个世纪的斑驳光影,经由当今许多出版人的努力,又翩然走了回来。抚今追昔,令人感慨。那些字里行间的过往,并不遥远,可为当下所用,更可光照未来。

【载《文汇读书周报》2015615日“关注”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