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 光明日报 》“国学”:“五行”说考源  

2016-01-11 08:47:24|  分类: 国学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光明日报 》201317日 “国学”版载——

 “五行”说源于天道历数考

林桂榛(江苏师范大学)

    林桂榛,男,20126月于武汉大学获博士学位。本文缩改自博士论文《天道天行与人性人情——先秦儒家“性与天道”论考原》

    范文澜说,阴阳五行说是中国天字第一二号学说;齐思和指出:“吾国学术思想,受五行说之支配最深……(五行说)为中国传统学术思想之中心”。他们的话,道出了五行说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文哲界于阴阳五行说尤五行说研究书多文众,但真相似仍模糊。陈荣捷就曾指出,“阴阳与五行的概念,溯源甚古,而且其源头可能各不相同,然而其历史仍甚模糊”。然文哲界所不传知的是,1980年代天文学界已在彝族十月制旧历法的启示下,探得五行最初非指金木水火土五,而指天行之时节五。见陈久金、卢央、刘尧汉《彝族天文学史》《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太阳历》《中国文明源头新探》三书及相关文。

    英语界多译“五行”为five elements,取《白虎通》式“五行者何谓也?谓金木水火土也”义。然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卷二曾指出:“element一词从来不能充分表达‘行’字……它(行)的真正词源从一开始就有运动的含义。”冯友兰等以five activitiesfive agents译之则已虑及“行”字运动本义。王贵民1982年《甲骨文所见的商代军制数则》考甲骨文“行”字有人名、行走、军队行列三义且卜辞里表行军、行师、行伍尤多。然甲骨文“行”非王贵民等所谓像十字路口、街口而衍道路、行走义,实乃群人成列并趋状而衍行进、行列两基本义,且该两义声读本相同。

    五行本是天文学历数概念而非材质概念,其行是天道行,其五是时数五,金木水火土不自行而天自行。《大戴礼》曰:“圣人慎守日月之数以察星辰之行以序四时之顺逆谓之历。”《管子》曰“作立五行以正天时,五官以正人位”,此“五行”即天行历数义,故曰“以正天时”。帛书《易传》“子曰”句“水火金土木”1见,“五行”3见,然此“五行”属天道阴阳运行,此“水火金土木”属地道柔刚材质,两者绝不相属。司马迁精于史及天文历法,《史记》引文、补文外的“律历,天所以通五行八正之气,天所以成熟万物也”、“盖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起消息,正闰余”、“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天则有日月地则有阴阳,天有五星地有五行……三光者阴阳之精,气本在地而圣人统理之”、“《易》著天地阴阳四时五行故长于变”等“五行”皆天行时历义,非金木水火土五材质义(五星名金木水火土系后出,刘向曰出自星占是也)。

    虽汉代已盛行“五行=金木水火土”观念,但汉代学者仍知“五行”有阐述天道的天行时历义,如《释名》曰“五行者五气也,于其方各施行也”,《白虎通》曰“言行者,欲言为天行气之义也”,《汉书》曰“五行者,五常之形气也”,《潜夫论》曰“古有阴阳然后有五行,五帝各据行气以生”,《礼记》郑注曰“生气,阴阳气也;五常,五行也”,宋赵祯《洪范政鉴》引郑玄曰“行者言顺天行气”,清陈立引《永乐大典》郑书曰“行者言顺天行气也”,清孙星衍、黄式三引作“行者顺天行气”,《春秋繁露》曰“天地之气,合而为一,分为阴阳,判为四时,列为五行”。唐颜师古注《汉书》曰“谓之行者言顺天行气”,孔颖达疏《洪范》曰“谓之行者,若在天五气流行在地世所行用也”,宋胡瑗《洪范口义》曰“谓之行者,以其斡旋天地之气而运行也故谓之行”。因日地黄赤交角的存在,华夏先人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发现大气寒暑燥湿随天宇的斗转星移而相应地发生时令性、节气性变化,此即天之“行气”义。

    “五行”又常称五节、五辰、五时、五气、五常、五部、五运等,实皆本于天行义。《内经》曰“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终朞之日,周而复始”,唐王冰注曰“应天之五运各周三百六十五日而为纪者也”。北赤极、黄极坐标下的天球视运动中,日行一周天的躔度数或日行一周年的昼夜数去余取整并分以105常数,则得“十节交替、五行终始”的天文历法数术观。《尚书》《史记》《文子》《淮南子》《白虎通》《周髀算经》等曰周年366日,《汉书》《论衡》《内经》《鹖冠子》《春秋繁露》《淮南子》《白虎通》《周髀算经》等又曰周年365日,华夏先人长期观察昼夜变化及年岁往复,甚早察得一回归年为365~366日,《周易》“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及《淮南子》“岁迁六日,终而复始”意即366日终其余数6日则天道来复。一昼夜行1度则天道周匝365~366度,取整则360度;一周年昼夜日取整360日(余数置闰极便),360510则每节7236日(古称“九解”则每节4020日,玛雅太阳历即每月20日),36日分23则每节1812日,于是得5行、10节、2030节气之数,这就是陈金久等说的《夏小正》《诗经》十月历及《管子》《淮南子》一行主72日、全年主30节气的古历记述(数7236的奥妙性正源此)。

    夏代历法即上述太阳历,只要确定岁首则此历法简便明了,且极切近天文视运动中太阳躔度及躔度主导的大地节气变化。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卷四曰“天文和历法一直是‘正统’的儒家之学”,《论语》孔子曰“行夏之时”即主张推行夏历,《礼记》《家语》记孔子往杞宋得观“乾坤之义,夏时之等”,《史记》曰“孔子正夏时,学者多传夏小正云”,《汉书》曰“言历者以夏时,故周十二月,夏十月也”。于“行夏之时”何晏曰“据见万物之生以为四时之始,取其易知”,皇侃曰“行夏之时谓用夏家时节以行事也,三王所尚正朔服色也虽异而田猎祭祀播种并用夏时,夏时得天之正故也”,《天原发微》曰“孔子尝曰吾得夏时而悦者,以为谓夏小正之属盖取其时之正与其令之善也……孔子之论为邦乃以夏时为正,盖取诸阴阳始终之著明也”。《竹书纪年》曰“帝禹夏后氏元年壬子帝即位居冀颁夏时于邦国”,夏历是五行十节制纯太阳历,当与《史记·历书》“盖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起消息,正闰余”之史一脉相承。

    顾炎武《日知录》曰:“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龙尾伏晨,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以阴阳变迁赅论天道变迁,以四时五行变化赅论阴阳变化,这是东亚原始阴阳五行说的思想内涵,是先秦天道哲学、天文哲学的最科学性之精华。五行最初是阐天体运行、大地时节的天文历数概念,与人间金木水火土五材完全异质;后此五材五物名附会到天道五行历数论并比附其生剋德性或属性乃成邹衍式天德五行、五德终始说,人德仁义礼智圣比附到天道五行历数论乃成思孟式人德天德五行说。贾谊比天之六月及玉之六纹而立人德六行六理说,董仲舒“人副天数”说,皆思孟式比附论。战国邹衍之流正是在思孟儒家“善,人道也;德,天道也”、“道者,天道也”、“天,乃德也已”的天道主德、人副天德的思潮中(帛书《五行》),依以材比德、比德于物思维援引原始五材说金木水火土名进入五行历数论体系,建立起“阴阳主运、五德终始”之泛阴阳五行论。

金木水火土本系原始五材说,取自民人日用,或减土称四用或增谷称六府,皆属孔子所谓地道柔刚性材质问题,其说亦甚古,《尚书》《国语》《左传》《易传》等颇见。但历数五行式天道论被邹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论浸染改造后,鸠占鹊巢的金木水火土新五行说就凭原五行说的天道论高度进入了宇宙论式的物质构成论、物质作用论,新阴阳五行说成为了阐发天道构成、运变及人间物质、命运的方术家哲学。汉唐去古日远,原始五行说的天道历数内涵则渐湮,以致后人难解基于十月制历法的阴阳五行说之精湛内涵,难解古人基于天文学、天象学及黄帝至夏代历法的天道哲学体系。

 《 光明日报 》2016111日 “国学”版载——

 “五行”说再考源

林桂榛(曲阜师范大学)

    “五行”说的起源问题似千古之谜,笔者《“五行”说源于天道历数考》(《光明日报》201317日第13版)曾考“行”字本义、“五行”文献等,提出“五行”本是天道天行的历数概念,并解释了围绕原始天道五行说而分别注入五德、五材说的思孟五行论、邹衍五德论之来历。因版面限制,一些重要论述未及展开,兹再述若干问题。

《尚书》“五行”说

    今人探五行说多以《尚书》4处“五行”为源:《甘誓》曰“威侮五行”,《洪范》曰“汩陈其五行”“初一曰五行”“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甘誓》“威侮五行,怠弃三正”亦见《墨子》等引,当非伪书,其“五行”即原始五行义;王引之曰威侮即烕侮,烕通蔑,烕侮即轻慢义,与后文“怠弃”相类,亦与《泰誓》“狎侮五常,荒怠弗敬”同,此五行、五常皆为天道历数概念。“三正”非后儒所谓三代各建寅丑子之时位为正月或元旦等,实汉《太平经》“天正以八月为十月故物毕成,地正以九月为十月故物毕老,人正以亥为十月故物毕死,三正竟也,物当复生”义,即黄道躔度与大气、生物三者循环拐点有时间差问题,《春秋繁露》“正者正也,统致其气,万物皆应,而正统正,其余皆正”庶几近之。《甘誓》“五行—三正”并称且同属十月制历数义,非有他义或玄奥;《洪范》“鲧堙洪水,汩陈其五行”据“其”字及句意可知此“行”仅指洪水之行,再据其四字式修辞等,则知此“五”字当为衍文。

    《洪范》后两“五行”一在刘歆、马融、班固等谓出自《洛书》的“初一曰五行”章,一在“九畴”详解章,且详解章系后出。刘节、冯友兰、傅斯年等谓《洪范》出自战国,梁启超、郭沫若、冯友兰、竺可桢、杨向奎、罗光、庞朴等又谓《洪范》后两“五行”仅普通材质义,汉唐注疏亦以普通五材解之,正与《左传》“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及帛书《易传》里孔子谈“水火金土木”五材吻合。若“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前所考天道历数含义,则其与后文所叙岁、月、日、星辰、历数的“次四曰协用五纪”有冲突,即“九畴”中“五行—五纪”两畴有重叠,故《洪范》后两“五行”当全为五材义而用字非“五材”。刘起釪谓《洪范》为商作又曰先秦书引之皆无神秘义而至汉代方大变,此或可证此篇主体不伪或不晚出,但亦证后两“五行”十分蹊跷。故笔者疑《洪范》后两“五行”尤早出的“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由“五材”所讹,秦汉时邹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说已泛滥成大思潮,《尚书》在传抄中发生“五材→五行”之改夺亦属可能。

    另《墨子·经下》“五行毋常胜,说在宜”、《孙子·虚实》“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多被解为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毕沅校《墨子》谓说篇不出墨翟,孙诒让更疑经篇亦如是,窃亦疑说篇尤为战国起之作品,故说篇以五材之名解该“五行”。误解孙武“五行”者见杜佑《通典·兵十四》注曰“五行谓金木水火土,四时谓春夏秋冬,言五行更王、四时迭用”。然《墨子》《孙子》该“五行”实与阴阳、四时、八正、九解等概念同类,皆言天之行时行气,并非思孟式五德天论或邹衍式五材天论。

  “天干地支”说

    “支干者因五行而立之,昔轩辕之时大桡之所制也。”古书多言黄帝时代隶首作算数,大桡作甲子,容成综合日月星占律吕甲子算数诸术“著调历”。华夏祖神号“炎黄”(兄弟俩)非源于中土黄、南地炎,而源于太阳崇拜下的日黄、日炎印象。《管子》“道之在天者日也”,《论衡》“日,火也,在天为日,在地为火”,《白虎通》“其帝炎帝者,太阳也,其神祝融……其精为鸟,离为鸾”,《春秋繁露》“帝号必存五,帝代首天之色,号至五而反……轩辕直首天黄号,故曰黄帝云”且苏舆注曰“黄者首天之色,帝者首天之号”,此可见炎黄之号与太阳崇拜、五行历数的关系。黄帝历法是简便可行的五行太阳历且沿用至夏,周秦汉唐皆谓夏历得“天正”且周秦祭祀田猎等大事仍用夏历。

    今有学者言天干来自黄帝时十月制太阳历,如陈久金、孙新周、何新、田合禄、王先胜等,甚是。唐王冰注《内经》曰“天分五气……五气分流,散支于十干”,宋《玉海》曰“五常之形气出于律历之数”,宋《天原发微》曰“十干者,五行有阴阳也”,又曰“五即十干,六即十二支”,明《庄子通义》曰“六极只是十二支,五常只是十干”。郭沫若、范文澜、齐思和等皆谓十、五常数源于单、双手之指数,刘师培、章太炎谓人类最初“只知五数”,甚是。康有为“数以十为止,外国亦然”,《左传》“日之数十”“天有十日”,《大戴礼》《家语》《淮南子》《说文》等“日数十”,《内经》“天有十日”“夫阴阳者数之可十”,《逸周书》“数起于一而成于十,次一为首”,《太平经》“十者数之终也,故物至十月而反初”,《春秋繁露》“天之大数必有十旬,旬,天地之数,十而毕举……十而毕成”“天之大数,毕于十旬……十如更始,民世世传之,而不知省其所起,知省其所起,则见天数之所始”,《说文》“旬,徧也,十日为旬”。金文旬字乃日行一圈之象,十日轮巡即十干轮回,古人十日轮出神话本此。李奇注《汉书》“合于十日,从甲至癸也”,高诱注《吕氏春秋》“日,从甲至癸也”,许慎注《淮南子》“十,从甲至癸也”,王肃注《家语》“日数十,从甲至癸也”,《左传》“日之数十”杜注“甲至癸”,《左传》“岁时日月星辰”孔疏“日谓十日,从甲至癸也”,《周礼》“挟日”郑注“从甲至甲(一作癸)谓之挟日,凡十日”,此十日即十干之意。

    《史记正义》以十天干、十二地支释《律书》“十母十二子”。子——亥十二地支或源自一天干三十六日除三得十二日,彝族旧历法即以十二日三分十月制之每月三十六日。冯时《百年来甲骨文天文历法研究》曰商代不以十二地支命名一昼夜之十二时辰,但亦肯定商代已以十二地支单独纪日;干支组合纪日、年不纪月及古人称“支干善日”是支字在前,此可证十二地支源自一干内十二日乘三。王充、班固等谓十二地支源于辰数十二,此辰数非指时钟或朔望月而指黄道星次,汉蔡邕等及今陈久金等又谓十二地支源于朔望月十二,郑文光《中国天文学源流》有月数、辰数二说且后说甚详。《论衡》所始记十二地支配十二生肖或源自岁星(木星)一周天十二年之星占术,或黄道十二星次之星占术。

“三纲五常”说

    伦理性“三纲五常”亦源于天道历数,如同三纲五纪、三纲四支、三统五行、三统五端、天纲、斗纲等初义。五常本五行,三纲即三辰,辰是有时间坐标意义之星。《太玄经》“三纲得于中极”,《内经》“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纲,临观八极,考建五常”,《文子》“神农、黄帝核领天下,纪纲四时,和调阴阳”,《越绝书》“不失阴阳、日月、星辰之纲纪”“阴阳万物,各有纪纲”,《春秋繁露》“循三纲五纪,通八端之理”,《汉书》“斗,天之三辰,纲纪星也”“玉衡杓建,天之纲也;日月初缠,星之纪也”,《内经》“夫五运阴阳者……万物之纲纪”等,皆言星运及气行。

    “三纲五常”最初是由天道领域的历数概念引入人道领域并赋予伦理或德性内涵后成人间德数或伦次,此正如思孟派引仁义礼智圣(诚)五德说入天道五行说以建构天人伦理贯通、德性贯通的“新五行”说(此新五行说是天道化、伦理化的五德义),又如后孟子的邹衍之流以五材生克之德入天道五行说以阐天道主运、更息而张“五德终始”说,此皆是鸠占鹊巢而“五行”含义日益被附增且其本义渐湮的思想学说史之典型。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