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光明日报》:中国墨的奇迹【配图】  

2017-06-16 10:13:58|  分类: 艺术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墨的奇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中国墨的奇迹

许谋清

  二十世纪,中国墨再现奇迹。

  墨分五色,活色生香。

  似乎是一次群英会,每一位国画大师都选择画一两样动物,百遍千遍地画,全都淋漓尽致,惟妙惟肖,登峰造极。

  齐白石画虾,画蟹。

  徐悲鸿画马。

  张大千画猿。

  李可染画牛。

  李苦蝉画鹰。

  吴作人画熊猫,画天鹅。

  黄胄画驴。

  黄永玉画白鹤。

  ……

  一说齐白石就想到他的虾,一说徐悲鸿就想到他的马,一说吴作人就想到他的熊猫,以至于极左年代把黄胄贬称为“驴贩子”。

  他们都师法自然。齐白石在画案上置一碗清水养几只溪虾,有时还用笔头去逗它们。徐悲鸿在画室里摆一副马骨架。他到草原上画马,速写稿不下千幅。张善子养老虎,榻上榻下同眠。刘继卣到动物园画写生,回家时记得带画,而把一块儿去的孩子忘掉了。文革时,批判黄胄,让他去赶驴车,却正中下怀。当然,也有艰难时节,黄永玉画猫头鹰“睁一眼闭一眼”被定为“黑画”。

  首先取得突破的是齐白石。那一年,齐白石已经年过花甲,却壮心不已,进行衰年变法。

  齐白石下了大决心: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心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问快心时也。又说,余昨在黄镜人处,获观黄瘿瓢画册,始知余画犹过于形似,无超然之趣,决心从今天大变。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

  几乎从60岁至80岁,20年中,齐白石笔下的虾一直在变,节逐渐减少,后腿也逐渐减少,由10只而8只,而6只,而5只。

  这位长髯老者用焦墨画虾头,画出头部的坚硬感,用淡墨画虾身,画透明虾壳里边虾肉软硬得当的感觉。虾身并不生硬地接在虾头上,形断意连,节与节之间也是若断若连,配合节的起伏增加其动感。

  终于有一天,他突然在虾的头胸部原来的淡墨中加了一笔浓墨,这是神来之笔,它前无古人。齐白石这一笔不但加重了虾的分量,并且表现了虾躯干的透明,于是有了真正的齐白石的虾。不敢说古人画的虾是泥做的,但到齐白石,即加这一笔浓墨所产生的突变,齐白石的虾可称作是水做的了。

  眼睛由两个黑点变成两个横笔,这是齐白石观察白虾游动,抓住了它两眼横着支开的特点。

  6根虾须,尤其讲究,如他的学生娄师白所说,要纤细,飘游,软中有硬,一触即动。

  80岁以后,齐白石的虾炉火纯青,在一组虾里,让人看出每一只都有自己的个性。

  一只虾不过寥寥数笔,却要把中国画用笔的疾、缓、顿、挫,用墨的浓、淡、干、湿,全都融入其中,齐白石的用心何其苦也。他的虾成了中国画中的精品。

  齐白石说,余之画虾已经数变,初只略似,一变毕真,再变色分深淡,此三变也。又说,余画虾数十年,始得其神。

  徐悲鸿画马,和齐白石有异曲同工之妙。

  徐悲鸿说,我国古人画马多为工笔写真,而且大都是宫廷府厩中豢养的膘肥性驯的马,这些马或牵、或骑、或牧放。我的马则是水墨写意。我喜欢马的形态,并借助形体表现马的精神特征,抒发我的感情、追求和信仰……我画的马大都是瘦骨嶙峋、奔放不羁的野马,而且多非停顿状态。中国有句老话叫“马不停蹄”,我愚其奋进。

中国墨的奇迹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苏联学者用杜甫的诗来称赞徐悲鸿的马:一洗万古凡马空。骑兵元帅布琼尼说徐悲鸿是世界上的一支神笔。

  李可染把自己的画室叫“师牛堂”,他说: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事人而安不居功……中国人对牛有一种特殊感情。鲁迅说: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毛泽东的文章里又极认真地引用了鲁迅的话。郭沫若称牛为“国兽”,他说牛:活也牺牲,死也牺牲,死活为人民。

  黄胄说驴:其形偃蹇,其质戆憨,不耍笑奴颜,哪能长舌呢喃,引吭啸傲人间,粗粝不厌,高栖不攀,坎坷其途,任重道远。又:历经人间不平路,不向人间诉不平。

  毕加索称赞齐白石的中国墨,一条线就让人看到水。

  吴作人只用几块浓墨,几线淡墨,就把熊猫画得憨态可掬。

  大师们的动物画因风格独特各自占了位。齐白石说,像我者死,似我者生。其实学齐白石,虾画得再好也是齐家虾。当然,徐悲鸿之后,也还有刘勃舒的马,贾浩义的马。毛泽东引用鲁迅的诗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儒子牛”。一段时间里,画牛成为一种风气,很多画家都企图进行超越。一天,到石虎画室,看到他画的牧童和牛,上边题了几个字:“皆为儒子牛,谁做牵牛人?”我很喜欢,这幅画成了我的收藏。韩美林的动物画也自成一体。韩美林送我一幅《患难小友》(小狗)。王为政送我一幅《小熊猫》。齐白石画鸡,徐悲鸿画鸡,娄师白画鸡,黄胄画鸡,石齐画鸡,王子武画鸡,李老十画鸡。我有两幅李老十的鸡,上有题词:“久傍人居失本性,踏破樊笼再入山。”鸡,没被人独占。大家参与,也造成画坛星汉灿烂。

  中国国画大师的动物画成为二十世纪一道瑰丽的风景。

  有趣的是,中国国画家笔下的动物画,得到邮票设计师的青睐,多种作品入选。黄永玉的猴票成了宝,家喻户晓。齐白石的一组画,徐悲鸿的马,吴作人的熊猫现在也都是珍品。韩美林是多种邮票的设计者。

【载《光明日报》2017616日“雅趣”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