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白鹿原上的女人为何都上赶着  

2017-06-02 08:24:22|  分类: 争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鹿原上的女人为何都上赶着

严建设

白鹿原上的女人为何都上赶着【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白鹿原上的女人为何都上赶着【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白鹿原上的女人为何都上赶着【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白鹿原上的女人为何都上赶着【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回忆阅读《白鹿原》,感觉里面的女人无论对爱情的追求、对成年男人的渴望,对性欲,大都是上赶着,还很淫荡,怀有一种强烈的欲望锲而不舍孜孜不倦非要男人不可。都赤裸裸的,还尤其是婚外恋。

我甚迷茫。印象中过去的岁月里,关中的女人可能受孔孟之道封建礼教毒害太深,还是比较矜持比较保守比较含蓄的,部分女人与开朗的陕南陕北女人有些许区别。从耳濡目染上说,陕南据说有很多居民是古代躲避水患从湖广一带迁徙来的南蛮,曾听说有镇巴县男女调情的民歌:

早晨起来雾沉沉,老鸹一叫要死人。

要死死我亲老汉,不要死我野男人。

再说陕北酸曲名气很大,最著名的有公公烧媳妇,内容甚黄,当年知者甚少,后被改为《东方红》。

记得上世纪70年代我上中学时,很难看到男生骑自行车带女生,好像听同学说文艺队曾有过此类情况。纵使女人给男人写的情书也非常含蓄,譬如某某某同志、此致敬礼之类。我至今还存的有。

也许白鹿原的民俗与陈老师描述的棒槌会有关:每年六月三日到六日为棒槌神会日,会的时间不在白天而在夜晚,半夜时分达到盛期。近处的人一般在家喝过汤去赶会,远处的人早早动身赶天黑时进入山中。一般都是由婆婆引着不孕的媳妇装作走亲戚出门,竹条笼儿里装着供品和自食的干粮,上边用一条布巾严严地遮盖起来,先由阿婆把供品敬奉上去,然后婆媳俩人在棒槌神前点蜡焚香叩拜一番,再挤出庙门时,婆婆给媳妇从头顶罩下一幅盖脸的纱布,俩人约好会面的地点,婆婆就匆匆走开了。这时候,藏在树干和石头背后的男人就把盖着脸的女人拉过去,引到一个僻静的旮旯时,谁也不许问谁一句话,就开始调逗交媾。这些男人多是临近村爱占便宜的年轻人。

陈老师书中所描述的女人大都挺生猛挺风骚的,尤其体现在对性的渴求上。

比如白嘉轩的二房:当他疲惫地歇息下来,才发觉肩膀内侧疼痛钻心,她把他咬烂了。他抚伤惜痛的时候,心里就潮起了对这个娇惯得有点任性的奶干女儿的恼火。正欲发作,她却扳过他的肩膀暗示他再来一次。一当经过男女间的第一次交欢,她就变得没有节制的任性。

比如白嘉轩的三房:她要么是早熟,要么是婚前有过男女间的知识,一钻进被窝就把他紧紧搂住,双臂上显示着急迫与贪婪,把丰满鼓胀的奶子子毫不羞怯地贴紧他的胸脯。

比如白嘉轩的六房:胡氏解除了心头忌讳也就扯去了裤带,俩人一样热烈一样贪婪一样不觉满足也不感困乏,直到把两页炕面的土坯弄塌,俩人又嘻嘻笑着挪一个地窝儿。

比如白嘉轩最后一房媳妇:仙草重新爬上炕,哗地一下脱去紧身背心,两只奶子子像两只白鸽一样扑出窝来,又抹掉短裤,赤裸棵躺在炕上说:哪怕我明早起来就死了也心甘!

比如白孝文的媳妇:她的那只手从他的胸脯轻轻地滑向他的腹部,手心似乎更加温热更加细柔;那只手在肚脐上稍作留顿,然后就继续下滑,直到把他的那个永远羞于见人的东西攥到掌心。孝文觉得支撑躯体和灵魂的大柱轰然倒掉,墙摧瓦倾,天旋地转,他已陷入灭顶之灾就死死抱住了那个救命的躯体。最后闹得其白赵氏不得不缺齿漏风地警告她:白赵氏压低声一字一板说:你黑间甭跟马驹稀得那么欢!

比如白灵不顾一切跟鹿兆鹏说:我们做一天真夫妻,我也不亏。

比如鹿子霖罹患淫疯病的儿媳:睡梦中大声亲昵地叫着:爸,把我搂紧搂紧,搂得紧紧儿的!鹿贺氏从窗缝里往里一瞅,儿媳脱得一丝不挂,双手塞在两腿之间,在炕上扭着滚着。

还有白赵氏令兔娃给其三嫂孝义媳妇借种怀胎,白赵氏听墙脚之事:一阵嗄嗄啦啦脱衣的声音,之后便是一片沉静。兔娃突然嘎气地叫起来:哈呀,我不吃奶!我都长大了你还给我吃奶……”三媳妇禁斥说:瓜熊,再喊神拔你舌头!兔娃忍俊不禁压低声儿又说:啊呀,三嫂你甭捏我牛牛……”三媳妇大约捂住了兔娃的嘴,兔娃呜呜哇哇地还在说:三嫂,你咋这样子……哎哟妈呀!三嫂呀……这样子僚得很呀……”

《白鹿原》中,着墨最多的女人可能是小娥。小娥这个角色,过去若搁到法国或俄罗斯,很可能是出走的娜拉、被于连勾引的德瑞那夫人或在托翁笔下被描述成安娜卡列尼娜一类追求个性自由和精神解放的经典风流女性。可能不会像被书中那帮族人简单定性为淫妇。

当然两者比较而言,小娥更主动更赤裸裸,也就是我标题中的上赶着。小娥对黑娃近乎疯狂:她扑进他的怀里,把他掀倒在炕上,趴在他的身上,亲他的脸,咬他的脖颈,把他的舌头裹进嘴里咂得出声,用她的脸颊在他胸脯上大腿上蹭磨,她的嘴唇像蚯蚓翻耕土层一样吻遍他的身体,吻过他的肚脐就猛然直下……黑娃噢哟一声呻唤,浑身着了魔似的抽搐起来,扭动起来,止不住就叫起来:“娥儿姐!娥儿……”她爬上他的身,自己运动起来,直到他又一次感到爆裂和消融。

甚至小娥为黑娃开始屈从于鹿子霖,后来在床笫上也离不开鹿子霖了:这一夜,她和鹿子霖倾心抚爱在一起,真有许多患难不移的动情之处。

小娥对白孝文开始是色诱勾引,后来成了真感情了:做梦也意料不到的事突然发生了,黑暗里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那个东西,白孝文恼羞成怒转过头一看,田小娥正贴着他的左臂站在旁侧,斜溜着眼睛瞅着他,那眼神准确无误明明白白告示他:你要是敢吭声我也就大喊大叫说你在女人身上耍骚!田小娥说:哥呀你正经啥哩!你不看看皇帝吃了人家女人的馍喝了人家的麦仁汤还逗人家女子哩!说着扬起胳膊钩住孝文的脖子,把她丰盈的胸脯紧紧贴压到他的胸膛上,踮起脚尖往起一纵,准确无误地把嘴唇对住他的嘴唇。

多年前有次我在西蒋村与陈老师聊,提及此事,尤其是田福贤对鹿子霖的问候:这一向喝得美日得欢。陈老师稍一沉吟笑道,嗨呀,那写东西创造也得提炼呢。建设咱先不说这,长安县有个馆子还卖水饭呢。

这儿有个话题,可能是陈老师把当年的农会错写成农协了。鹿三作为关中一介老农,怕也不会用河南话骂鹿娃是龟孙。顶大骂成碎怂崽娃子。

【注:贴中陈老师照片系14年前原照。剧照系网络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