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2017-09-15 11:04:42|  分类: 家乡武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陈越 徐莹

你见过67年前的熟溪桥吗?

  时光碎,谁曾忆?掬一捧流年,望穿岁月;锁一江清流,看尽繁华。

  熟溪桥,武义的象征,满载武义人的乡愁,见证了一座小城的沧桑繁盛。一张张旧日影象,掀开记忆的面纱,熟溪桥的那些廊桥遗梦,就这样一幕幕铺陈开来……

  熟溪桥位于武义县城中心,为重檐歇山顶亭阁廊桥,横跨熟溪,通济南北,气势宏伟,设计巧妙,是我国古代桥梁建筑中的一朵奇葩,1986年曾被《光明日报》誉为“我国现存古代桥梁建筑中的艺术珍品”。800多年的时间狂流里,熟溪桥上走过了黎民百姓,走过了才子佳人、达官贵人,流淌着诗情画意,也留下了屈辱抗争,还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涅槃重生。今日所见的熟溪桥,是20015月修复后的样子。值得庆幸的是,赵章云、赵淑金、韦思芳、王新彪等摄影人拍摄和珍藏的新老照片,让我们可以看到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时光流转中,熟溪桥在四季晨昏中的不同景致。

  唐代武义建县时,熟溪原名武阳川。

  熟溪穿武义县城而过,相传只要河中有水,两岸稻谷皆熟,故改名为熟溪。

  熟溪古桥始建于南宋开禧三年(1207年),到明代万历四年(1576年),加了桥屋,成了风雨廊桥,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重建。

  熟溪桥现存建筑是1946年按清乾隆时重建之原样修建的木石结构廊桥,南北走向,横跨熟溪,全长140米,桥面宽4.80米,通高13.40米,910墩。墩高4.40米,最大桥孔净空约12米,桥屋49间,迎水面砌分水尖,中设重檐歇山顶的亭阁3间,两端设垂带踏道。桥两侧间隔设置条凳,供游人休息,条凳把廊桥分成三道,古时两旁走行人,中间通车马,现只允许行人通行观赏,桥身两旁设有独具江南特色的木栏杆。

  日军侵华期间,武义因为萤石储量大、品位高,成为日军侵华掠矿重灾区,熟溪桥曾被日军拆毁桥屋,铺上铁轨,运送萤石矿产和战略物资,还在桥头修筑了碉堡;民国3511月动工重修,次年1219日竣工;1953年,武义县人民政府拨款修葺;1962年又拨款大修,后小修多次;198610月,进行了一次恢复原貌的大修,1987101日竣工通行;2000623日,熟溪桥在百年不遇的洪灾中坍塌;20015月,熟溪桥修复工程竣工。

  如今,熟溪桥北有气势恢宏的滨江广场,南有绿树成荫的湖畔公园,是武义县城的中心景观,外地游客的必到之地。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67年前,熟溪桥头还有侵华日军的碉堡

  白墙黛瓦的熟溪桥头,墙面有大字标语,年代感满满。桥头左侧,一座当年侵华日军留下的碉堡赫然在目。

  这张珍贵的老照片摄于1950年,拍摄者是赵章云,当年武义县城唯一的一家照相馆惜阴斋的主人。后来,碉堡被拆除,熟溪桥几经沧桑,赵章云也去世了。照片由他的女儿,如今亦年过八旬的赵淑金珍藏多年,并委托她在武义县老年大学摄影班的同学韦思芳将图片电子版提供给本报。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60余年行摄,用镜头记录熟溪桥的沧桑繁盛

  冬雪中,熟溪桥傲然肃立,桥墩上的植物积了雪攒成冰花,在寒风中别有一番韵致;1987101日,熟溪桥修复竣工后开放,大红绸缎花高高挂起,八方群众前来观赏,人声鼎沸,盛况空前……这一张张珍贵而有历史意义的老照片,出自今年87岁的武义县供电局离休干部韦思芳之手。

  韦思芳是东阳人,19496月参加革命,同年8月来到武义参加建立红色政权和剿匪工作。上世纪50年代,韦思芳花了一个多月工资买的新手风琴有3个音不准,他便在去杭州开会时拿到寄售商店,换了一只二手的徕卡相机。从此,他开始在工作之余拍摄身边的风景和故事。六十载光阴荏苒,韦思芳先后更换并收藏了10多只相机。行行摄摄中,韦思芳踏遍青山人未老,还在离休后担任了武义县老年大学摄影班老师,是武义摄影家协会理事(现任顾问)、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摄影家协会会员,他的摄影作品多次获奖,执着热爱摄影艺术的精神更是备受称赞。

  2000623日,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摧毁了熟溪桥。熟溪两岸挤满了民众,许多人眼含热泪,看着古桥在滔滔江水中一点一点地垮塌。熟溪桥是武义的象征,武义不能没有熟溪桥!这是民众的呼声。624日,洪水稍歇,熟溪桥的抢救和重建规划就开始了。一排鲜艳夺目的橙色背心点亮了新的希望,韦思芳摁下手中快门,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清晨黄昏,霞光中的熟溪桥别有韵致

  蒙蒙细雨中,行人搬起自行车走进廊桥,那一刻,风雨中的廊桥竟有了家的温馨;清晨,朝霞刚从云层中迸射出来,溪畔浣衣女将水乡风情点染得如诗如画;盛夏,正午白云艳阳下的熟溪桥祥和安宁,只有两三个行人匆匆走过;晚霞如醉,恣意壮美奔放,荡桨熟溪河上,看远山清朗,听廊桥唱晚,念天地悠悠……

  网名蝴蝶山的摄友王新彪是武义人,对熟溪桥自有一番深情。他从2011年开始学摄影,现为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王新彪说,业余时间的最大爱好就是摄影,只要有空就会拿着相机出去拍几张。母亲河上的熟溪桥,自然是他相机中不可或缺的取景点,清晨黄昏,拍摄霞光映照中的熟溪桥更是他的偏爱。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熟溪桥:百尺长虹锁碧流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桥,见证了历史的兴衰。

  桥,代表了人对自然的征服,是和谐、和睦、和平的象征。

  桥,在中国文化长廊中极富魅力。 不仅具有实用功能,更承载着太多的文化意义。桥是人类面对自然表现出的大胆想象力和创造力,桥和周围的山水景致融为一体,构成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图画,使桥具有更多的审美价值。

  桥是人类的创造,又是相对孤独的存在,它沟通的不仅是物理上的两岸,缩短的不仅是空间上的距离,还是连接历史和现在的纽带。翻看岁月写下的华章,熟溪古桥屡毁屡建,不变的是冰魂雪魄的风骨,是风雨中昂然挺立的脊梁,是武义人心中永远的乡愁。

光阴的眼中,熟溪两岸风光日新月异,武义民众生活日益红火,熟溪桥始终以坚强的骨架扛起一切伤痕和勋章,淡看云飞雪落,笑迎盛世繁华。

【《金华晚报》2017915日“关注”版】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