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泮池记忆4:回忆稽中武义分部读书岁月  

2018-03-05 11:01:00|  分类: 家乡武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稽中武义分部读书岁月

                                                                     □俞松发

回忆稽中武义分部读书岁月 - 新安江人 - 新安江人

  我是1944年在俞源报考稽中武义分部的,如果学校不迁来俞源,我是没有机会读初中的。学校设在俞氏宗祠,学生大都来自金华地区各县,校长是郑文林,原稽中校长邵鸿书也曾来过俞源。我是俞源人,吃住在家,读了三个学期。1945年日本投降,下半年学校即迁回武义县城,校址设在头巷徽州会馆内。我因家贫交不起学米,便被停学,在家看牛务农。次年我向哥哥再三要求继续读初中,得到哥哥同意后,向地主家借了谷子,交了学米,才又去武义复学。当时在武义满目见到的是日军破坏的疮痍:西门头岭炮台;壶山顶铁丝网;熟溪桥头大烟囱;炸毁的房屋;八仙桌被锯短四脚当凳子;临时架设的铁路钢轨已拆毁;临时架设的白洋渡公路桥尚在,桥头立有昭和十八年的字样。日军破坏,一切待兴。

  学校搬迁回县城后,校长还是郑文林,教导主任胡也衲,训导主任施祖麟。原在俞源就读的还是稽中学生,1946年下半年招收的就是明招中学的学生了。那时学校条件很差,校舍拥挤,学生活动空间少,住校生都打统铺睡在楼板上,有的学生不注意卫生,带进了嗅虫、虱子,传染了整个统铺。因衣服生虱,星期天有的学生就去南门溪滩上捉虱子。那时像我们穷学生,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我夏天仅有一条短裤,星期天洗水浴,脱下洗了摊在溪滩上晒干再穿。学校统一做了二次校服:一次是黄色童子军服;一次是黑色哔叽学生服,我们班毕业时就统一穿着哔叽学生服,在操场上合影的。集体照中第二排右七是校长郑文林;第二排左六是教导主任胡也衲,前排右二就是我。

  1946年,汤恩伯带着大约一排兵武装,回到故乡汤村为已故父母伏坟,我们全校师生都去参加伏坟祭礼。周围都有武装卫兵站岗,从金武公路通向坟茔,新辟了一条简易公路,以便车辆出入。坟面很大,全用条石砌成。参加祭礼的有政府机关代表、社会各界人士、学校师生。汤恩伯身穿长衫外套,头戴礼帽,站在坟前拜堂一侧,与前来祭拜的各界人士一一握手表示致谢。那时城内大街小巷都贴满欢迎汤将军凯旋的标语。汤恩伯是明招中学董事长,曾来校与老师们会面座谈,这是历史瞬间便被淹没的事。

  1946年学校还发生过一件不幸的事:学生何XX,郭洞人,被铁饼摔伤而死,操场上体育课丢铁饼时,何某不巧向操场走来,头部碰上了飞来的铁饼受伤不治而死。全校开追悼会时,记得胡也衲先生撰了一副挽联,大意是:不死于病不死于水火哀哉;而死于铁饼之微伤痛矣。

  我们班毕业时,都向胡也衲老师索画索字,也向丁绍桓先生索字,二位老师都很热情应求,不过所索字画早已无踪无迹了,记得熟溪桥三字是丁绍桓先生所题。

  啰哩啰苏至此,这是我三年初中岁月的回忆。

  (作者系武义一中校友,现年91岁)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