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泮池记忆14:行行重行行  

2018-05-04 11:05:58|  分类: 家乡武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行重行行

□朱 

  一月千湖,错柯疏摆。星沉中天,浊云浮海。换季已久的秋风细细地呜咽着,水墨般的夜云倾倒,凉意一瓣一瓣剥落。光阴如过隙呵。故事的章节如粼光般闪回,而讲故事的人,却早已把大半的心情跟草稿一起堆放在动笔的原址,不晓得谁有心重拾。

  如此想着的人儿,身上某个地方早就砰砰生疼了。江潭落花,春月愁老,人在天涯,而那无明而至如蝶儿蹑履而来的思情又何以堪呢?不敢想,不忍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啊!

  母校毕业后, 我宛如泅入深海的一尾小鲸,在经年独游后,极其渴望重回最初那一隅海域的怀抱。而我的故乡,你能原谅我么?迟迟无法成行,不是漠然,不是薄情,而是一旦起程,所有的回忆和思念将如无处不在的月华、漫江的渔火一般铺天盖地而来。而我流散的旧友呢?可亲的师长呢?昔日的生活呢?美丽而哀愁的青春呢?我知道,母校是一定会原谅我的,不管我何时回去,她正如一尊低眉的菩萨,宽容,仁慈,接纳所有不顾返的游子。

(一)

  青青校树,声声骊歌。在时光中溯回,一下子就掉进了回忆的漩涡。我们那一届挺特殊的。高一进校之前,就自愿填了一份将来有志于读文科的意向表, 于是我们这些人高一的时候就组成了一个文科班。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虽然物理课照上,可是没有多少人在听。我们的物理老师初出茅庐,面对我们试分数,泪流满面,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其实该抱歉的是我们。很多年后再磕碜的考想起他卖力地在黑板上画各种图示的样子,很是担心因为我们的不求上进,而耽误了他的前程。

  班上大概三十来位女生,再加八九位男生。班主任是一位数学老师,姓姜。初次见面,大家都被她的表面而迷惑,深深以为这是一位生性冷酷的老师,还以《倚天屠龙记》里一位绝世女高手称之。后来情形则不然,不仅不冷酷,而且很有赤子之心,像个可爱的小孩。深深记得有天教室里交相传递说班主任哭了,自行车轮胎被放了气;但大家并没有开心,而是谴责那个不懂事的捣蛋鬼。因为故意作对并不是真有矛盾,而只是青春的调皮作祟。如此想来,我们真是一个有爱的班级,尽管偶尔会给老师取取外号传传八卦,然而都是善意的。而我们的老师也始终以爱相待。姜老师的绝技是以缜密的逻辑和清晰的推演,拿下我们这些偏文孩子的数学堡垒,原本固若金汤的高分封锁线,都刷刷刷地被突破了。高中三年,我这个数学渣都保持着不错的成绩。记得我的好友曾对我说,哪天不做数学题,脑子分外混沌。那么按理姜老师该是一个绝对精明的人,可不,她偏偏萌得可爱,憨得稚拙。毕业多年后再次相见,真的好想拥抱姜老师呵,那温暖的笑容让我仿佛觉得,除了家以外,确实还有亲人存在。

  还有走马灯般过场而一个个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语文老师们,陈伟平老师脚蹬布鞋,书生气十足,甫一相见便拿清净”“清静考得我们集体懵了;记得我写了篇作文叫《彼岸花》,他在课堂上提到,却给改了名字,误唤《喇叭花》,惹得全班哄笑,立刻让我敛了矫情的性子;每周布置一篇随笔,而最期待的就是老师会怎么写评语。有次随笔发下来一看,他的评语是——你是在谋杀我的视力!张莹老师,我们的女神,字迹漂亮,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确实是其写照了;当时她还怀着孕,一进我们班就落落大方地笑对我们,漂亮女生多,真好,正好做胎教了。她的课堂和陈老师不同,熠熠生辉难掩其光芒,而后者则像珠玉沉在海底,温温润润。朱慧姿老师,特别偏爱我,毕业之时我也曾向她吐露将来的志向,她认认真真地给了我建议;对于朱老师,有很多温馨可爱的记忆,不外乎是课堂上一些经典有趣的口误,当堂笑了,她也不恼。

  最幸运和幸福的,则是毕业八年之后和我的另外一位班主任王老师,同游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那情景,让我想到了汪曾祺的一篇文章,《多年父子成朋友》。她很温柔,也很安静,很多时候我很想好好照顾她,可是,我始终都是被她照顾的那个,像她的孩子。她是我的知音,因为多年未见之后,她还能清楚地说出当时我被当做范文而粘贴在教室后面的那篇作文的名字,她说我就像那个名字一样,人淡如菊。可是亲爱的老师你知道吗?在离开母校这个原乡、逐渐成长而步入社会的过程中,我再也不能不咸不淡地说出人淡如菊这句话了。我的心境变成了怎样的呢?就像王小波在他的书中写道,他去云南插队,睡不着,半夜起来在一面镜子上,用蓝墨水写诗,涂了又涂,终于哭了。是的,没有经历过生活的无常翻覆的人,不足以谈幸福;没有在深渊般的孤独中瑟瑟发抖的人,不会坚信生活的美好;没有厮守住一个可爱灵魂的信仰,不会真的一辈子深深爱下去。所以,我是多感激多年之后有这样一个重逢同游的机会,让我在你面前,可以重新做一个能撒娇的孩子。

  除了这个,还要谢谢你,给了我们一个如梦似幻的中秋夜会,忘了那天教学楼下的草坪上,是点着篝火还是燃着蜡烛,望着圆满的星汉,见着影绰的相思,大家团团坐成一圈。秋风温柔地起,似潮汐时的碰轨声,一个轮转,又一个轮转,像海浪舒缓地堆叠,又破空,如惊弓之鸟逃逸。夜云浅浅淡淡,像极了鱼在深水之下划过的纹。

  人散后,一钩新月凉如水。

  (二)

  那时我住校。有一回,黎明还睡眼惺忪,我独自穿过香樟树、闭门的小店、热气腾腾的食堂、青石小桥、枇杷树、一架紫藤,走近教学楼。突然间,约好了似的,所有的灯光渐次亮起,整个教学楼灯火通明,宛如一朵白莲浮起,水光潋滟。而我像是刚从黑不见底的深海浮上水面的人鱼,第一次见到晨曦的璀璨与动人,忍不住热泪盈眶,仿佛遇见了一个世纪的多情。

  又有一回,午休时间,和好友溜达到高一教学楼下面的试验田里。那天真正是春暖花开,草长莺飞,高高的云朵流淌,仿佛小白鲸的眼神,鳞次栉比。我的江南五月啊,成了一片桔梗花田。好友枕着胳膊躺在了草地上,半晌没有作声——一看,她还真的睡着了。也是,天高云远,心突然就想打个舒坦的盹儿了。突然,嗡嗡声响,有黄蜂也悠悠闲闲地晃过来了。我一喊,有蜂!把好友惊了一大跳。

  而身边黑色的土壤里,安然睡着番薯、豌豆,大朵大朵如鸟翼的白姜花。不要问我们怎么知道的,都曾偷偷掘开土块,试图想做一个浪漫的小偷呢。这块绿地的存在,就是让我们了解到,人和植物、昆虫,是怎样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是的,忍不住想念起海子的诗了呢,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是,这样给予心灵以美好的一块绿地,连同崭新依旧的教学楼,被轰隆作响冰冷沉重的挖机,推平了。我觉得从此,校园树栏外面的那条熟溪河,也像是铅灰色的、沉重的铁皮,不再流淌。

  校园门口的河流,高高的岸边满是迷蒙的狗尾巴草,蒸浮的烟气散散淡淡虚笼着。因是水边,沁凉沁凉的的夏风无声地攀援而起,将整条河堤盈然轻锁。散步时分,通常是晚饭之后,这时天边红云低垂,黄昏的风真是温柔啊,迷蒙的野草也在摇曳着,因为做题而疲倦了一天的心终于缓缓地安住了。水涸的季节,河中露出一片一片的沙地,开满了紫色的小小的野花,它的叶子,是辣的。有时,会看见卵石缝隙,粘着一团福寿螺的粉色的卵。这样的情景,今天还在否?

  当绿意涨满了整个池塘之后,荷花就雍容地开好了,蝉声也开始闹人了。而我们,最关心的,是比荷花更颀长更亭亭玉立的莲蓬。怎么弄到手呢?和好友拉着手,伸着胳膊,努力地够着;有时候把雨伞也用上;夸张的时候还曾一脚跌到水里。杨梅也是我们所惦记的,当然不敢爬树,也是用雨伞,丢上去——期待能带几颗杨梅下来。还有枇杷,枇杷树低,好摘。因此往往还没等到枇杷熟呢,树上已经空空如也。据说,还有人在偷枇杷的时候遭遇过打埋伏的老师,我想,老师也会觉得好笑而并非责怪吧!

  不知春来的时候,曲水边的樱花还年轻否?轻粉桃红依旧吗?而盛夏时分,楼后的栀子清香还能濡湿突然而至的阵雨吗?而无数个风扇转动的明亮的夜晚,年轻的脸庞们还是一样纯真吗?

  (三)

  溯回至此,终于看见了坐在教室里的自己。曾在某一天回到了校园,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不去泅入深如海底的时光,不愿惊动沉睡的河堤、飞鸟,春天来临的时候,挖掘机噼里啪啦地经过,烽火连天。扫过雪的小路连带豌豆花、绿姜叶、手写的课程表都不见了。大地深邃,而你我,终于皆一身萧索了。谢谢曾经存在的校园,让我遇见了那么多美好,教给我处世的原则,十分冷淡存知己;更幸运地让我遇见了一个知己,给我了一生的志趣,书与曲;几多好友,是我暗淡生命里的荧荧星光。那时为了买书,和好友同爨而食,最后两个人都瘦了然而攒了一大柜书。因为青春,在友情这件美好简单的事上落了几多眼泪,而今想来不由哑然失笑。哎,真真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小岁月了。这样想着,要涉过多少久违的山河,要坐听多少动心的歌儿,才能抵达完美呢?可是,过去那稚拙天真的岁月不也可爱得很吗?

  写此文还为了纪念我的外婆,她的爱人曾与母校有渊源,那又是一个美丽而哀愁的故事了。生命很长,要找个温柔的人走山河;秋风很迟,要留着年少时的衣衫看落霞。

  行行重行行。终有一天啊,我们将像是尘世风雨中披着又湿又重、溅满泥点子的外衣走夜路的人,可别因为上路太久怕了受伤而不天真,在人间仍需多情。正如我的偶像、那位永远的理想主义者切格瓦拉所说:让我们面对生活,让我们忠于理想。人总该活得不同,人总该活得高贵一点。因为有了母校如原乡般的存在,他日归来,愿你我仍是旧时少年。

                                                (作者系武义一中2007届校友)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