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半月池记忆19:我的老师陈国有  

2018-06-15 08:44:22|  分类: 家乡武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师陈国有

                                                                      汤成成

授业的老师个个都是恩师。寒窗十余载,遇到许多对我影响深远的老师,年少时的记忆早已变得模糊,能脱口而出班主任的名字,依然是陈国有老师。

  1993年夏天我顺利迈入武义一中的大门,面对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我很期待,很想知道我的大牛同学都是什么样,同时也心存忐忑,想像着传说中班主任的雷霆手段。当时的武义一中已是重点中学,毫无悬疑地,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特别严肃,三十岁左右,方正脸,戴着个四方眼镜,不苟言笑。他看着你的时候,牢牢盯着你的眼睛,仿佛就像一台X光机器,能把你照成个透明人。与你说话,除了嘴巴叭啦叭啦在动,其他五官似乎都飘移在外,不受影响。平时我很少紧张,但这时我总会莫名紧张起来。这就是我将面对三年的班主任?班主任不是应该温柔点儿的?我开始有点隐隐约约的忧伤。

  陈老师教的是化学,以严谨治学闻名于校。入学第一节课,他就问我们:读书是有方法的,你们知道吗?见我们一脸茫然,他又说:会读书的人,能把一本书读成两本书,然后通过自已的融会贯通,再总结成一张纸!说完,得意地朝我们抖了抖手上的课本。高考临近,他用两节课的时间带领全班同学脱离书本完成高中化学所有知识点的复习,那一个半小时是我至今头脑运转最高效的时间段,最后老师以一句貌似无厘头的:高考必考化学方程式!的结束语让同学们集体吐血,同时对老师超强的总结能力及实事求是的教学态度佩服得五体投地。

  青春期的孩子懂事的总是不多,这真是考验老师的一门绝技。我一直都怀疑陈老师在这方面是有特异功能的,芸芸众生中,总能在我恍恍惚惚的时候一下子靶中我,尽管自已伪装得极为隐蔽。他的这种超能力让我折服。也许,班主任也很享受这种掌控力。知道哪里会安然无事,哪里需要震住,哪里需要埋头演算。他就像一个总指挥挥斥方遒,姿势十分随意,却自带威严。

  陈老师的严厉在我看来近乎苛刻,尤其刚入学那会儿,宝贵的课间十分钟休息都不允许我们站在走廊上,上完厕所就必须到座位上预习下节课的内容。这与我初中时的老师把我们赶到外面休息的做法截然相反,让我难以接受。当时的我特别想不明白:我不就是来上课学习的吗?自己学了还上课做甚?但迫于威严,我还是不得不听从老师的要求。但这一切在小师弟出生后忽然有了大转变,陈老师对我们的态度一下子变得平和了很多。要求没有变,变得只是态度。年轻的时候同学们聊起这段往事,我只是肤浅地认为小师弟是我们的救世主,老师的关注力被小师弟吸引,让我们能较轻松地度过高中时代,现在为人父母,才真正认识到,小师弟出生前,老师对我们的关心像兄长对弟弟妹妹,简单直接。小师弟出生后,老师对我们的关爱更像父母对孩子,温和包容厚重。

  老师的严要求让我养成了课前预习的好习惯,这让我在以后的工作学习中受益匪浅。当然,这也是多年之后与一位朋友聊天中恍然悟到的。这位朋友很有个性,高中听不懂老师的课毅然休学回家。家里呆得实在腻歪,才又把课本捡起来自学。很神奇地,待他复学时,老师课上再讲那些曾经像天方夜谭般的东西竟豁然开朗了,仿佛上天忽然为你开了一扇窗,什么都明白了。就这样,他考进了一所不错的名校。

  他说,哦,要不是那段自学经历,让我明白书本的重要性,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我说,哦,要不是老师逼着我预习,带着问题学习,估计现在就成下岗妇女了。

  当然,我没有他那般传奇的人生,但我暗自庆幸自已有这样一位老师,在自已懵懵懂懂像张白纸的时候,像盏明灯为你指路。即便当时心不甘情不愿。

  化学是我弱项,很多东西看书也看不懂,就跑去问陈老师:这解题过程为什么是跳跃的啊,怎么就出来这个结论呢?陈老师很耐心,说,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三言两语,我就明白了。讲完他总意犹未尽,还要再额外提些问题,考察我有没有真正理解。这些问题看似随手拈来,却能让你对知识的理解更上一层。我觉得这就是陈老师的魅力之一。后来我想,能一语点中要害的老师,并不是他有多厉害的表达能力,而在于他丰富的教学经历及努力研学的结果。嘎崩脆几句话让学生豁然开朗,能不让人倾慕?

  高中的学习紧张又繁重,班里许多同学抓紧每一刻时间学习,过年也不歇着,老师担心我们体力跟不上,说,有时候人要考虑得全面一点,德智体要全面发展,不能为了学习顾此失彼,像XXX,学习是上去了,人也成麻杆了。引来全班哄堂大笑。于是,我们班开启了每天早读前晨跑的模式。凌晨五点起床,睡眼惺忪我就要出门。冬天的早晨多冷啊,街灯穿过晨雾打在地上,蒙蒙一片,诺大的街上只有零星几个行人,四处静悄悄地,委屈又无奈的我狠命踩着脚踏车奔到学校,老师早早已经在操场上等着大家了。天天如此,见着老师如此,自己心里那点委屈也就慢慢消散了。为伊消得人憔悴苗条淑女,君子好逑类似这些被老师调侃的同学现在看来也是一种追求,只是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们来说并不是应该追求的感觉,老师自然也要替我们纠正。

  高中的生活没有周末的概念,没完没了的作业和考试把我们拖得疲备不堪,陈老师便会挑个天气好的周六下午带我们爬壶山。这对于每天被埋在书堆里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奢侈。精神气爽跑下山来继续学习,就像机器加了油,顿感轻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个人性格迥异,免不了就有摩擦。我们班自然也不例外,但班主任仍然把一个个个性鲜明的同学们成功整合:年少气盛的同学引起了班级间的冲突,老师不计后果据理力争,一个尖锐的矛盾被老师化于无形;某个同学厌学情绪不能自控,其父无奈求助老师,老师冲到该同学床边,把装睡的混小子一拎,笑着说,快起床,同学们都在外面等着你一起早锻炼呢。小子眼睛一红,迅速穿好衣服往外冲。晚自习期间有同学嬉闹,由于两位同学衣服颜色相近,认真学习的同学被老师误认,被严厉批评,受了委屈的同学冲撞老师并逃离学校,老师在进一步了解实情后,找回了在学校附近徘徊的同学,并向其及家长道歉……类似的案例简直是我不堪举例的重任。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快三十年,同学们也早已各奔东西,但我们班的凝聚力依然强大,偶尔在城市一隅相逢,他乡遇故知般,总被唤醒许多过往,老师的音容笑貌,谆谆教导,还有那些年趣事、糗事……仿佛昨日重现。无可厚非都是平淡无奇的小事,对于我们却美如甘露。写到最后,我只想说一句,陈老师,谢谢您!  

                               (作者:武义一中1996届校友,浙商银行高级经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