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江人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日志

 
 

泮池记忆21:怀念学长 回忆一中  

2018-06-22 10:41:04|  分类: 家乡武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学长   回忆一中

方月奇

最近翻阅旧日信件,对照严桂根老师绘制的《浙江省武义一中校名演变图》,我才发现曾经资助我完成学业的达流舅,还是我的学长,是我们一中一位了不起的校友。

小舅姓童,老家童庐,后居溪南汤沈宅厅,他生于1924年,19381940年间进入刚创办的战时初中学习。1940年,十六岁时离开故乡投身革命,成为忠诚的共产党员。旧中国曾转战于川北战场,新中国成立后先在川北军区司令部参谋科任职,后因海军建设需要,调至青岛中国人民解放军1359部队任参谋,离休前是青岛崂山区干部。可惜他已离世十余年,我们已无法聆听到他对母校的描述和记忆,但是从他生前给我的来信中,还能依稀可见他行走过老一中的足迹。

我第一次见达流舅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1954年,十岁的我在白溪读高小,一天妈让我提早回家,沿小白溪蜿蜒的五、六里小路回到家,首见桌上有从未见过的稀罕水果---鲜荔枝,还有小孩喜欢的饼干、糖块……,这时妈妈把我引向一陌生人:“这是你舅舅。”怯怯地,我抬头看,舅舅是位身穿毕挺制服头戴盖帽的英俊海军军官,他身上洁白的军服衬在灰暗的墙壁上,瞬间让我懂得何谓蓬荜生辉!他亲切问起我学习情况。年少的我有些紧张,不一会妈妈煮好了卧底鸡蛋面(这是武义人招待贵客的最珍贵的点心)小舅就坐在厨房门口的过道捧着面碗吃着。这年小舅30岁,未婚,在青岛海军服役,他因公差去了海南,正从海南返回青岛,顺道回乡看看阔别十六年的亲人。

母亲是童姓大家庭六位子女中唯一的女儿,我还有四位舅舅都在城里,因家境贫寒,他们没上过学,均在家务农,仅五舅读了战时初中走上革命之路,也许是封建思想使然,我母亲自幼被送养,后又嫁到乡下当童养媳,父亲是个勤劳本份的农民,略识几个大字。爷爷也是为了三个儿子娶媳妇负担不起,给老实的大儿子领养一个。

这是达流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来到他姐家,虽见面时间很短,但对我此生影响十分重大。在白溪乡牛背金这个小山村,小舅亲眼见到长他二十岁的老姐和姐夫在乡下农村的窘迫生活,年过半百收入低微的老两口,要培养我上学确实不易,除了耕种几亩薄田,靠卖豆腐赚几个供我一周在中学里的饭票。我的学业随时有中断的可能。也许是怜惜这位自幼吸不上母亲奶水早早嫁到乡下的姐姐,或许是想给受旧社会封建思想伤害的姐姐一点补偿,小舅当下立断要支持我读书。

第二年,我从小学毕业进入私立明招中学。为了节省开支,父母把我寄居在西寺巷的大舅家走读。

自此以后,小舅每学期会从他工资中寄出二十元给我交学费,并且经常来信,不仅关心我的学业,还惦念着生活的方方面面。例如1956618日用毛笔书写的海港来信,既有对于1956年我们明招与县中并校的祝贺,又有对我住大舅家唯恐我传染上肺结核的担忧,信中提到的另一个小伙伴是我大舅的儿子、小我一岁的表弟,达流同时给我们写信,教导要“钻研学业且注意锻炼体魄,学习好老师好同学榜样,做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还寄来邮票,让我们寄成绩单给他看,见我画画成绩也是5分,还让我寄图画的习作给他,且连成绩单一并在他同事中传阅:“凡是见了的,都非常称赞你学习好,总评5分且得过奖励……”他的鼓励让我学习动力倍增。1957年他结婚了,妻子是青岛纺织机械厂的工会干部,也是忠诚的共产党员。虽有了小家庭,他的资助没有停,不同的是,夫唱妇随,他俩一起来支持我的学习费用了。这一年,为了让我住校学习,他俩一起邮来一套画布被面和白布床单,解我燃眉之急。

第二年儿童节,我又收到“六一的礼物”,是好几本有彩绘的童话故事、寓言等外国名著,这对于一个缺乏课外读物的我,真的是太珍贵的精神食粮了,是让我最最开心的礼物了!回忆那时的初中,虽也有一个小小的图书室,位于在一个木楼梯上去的小阁楼上,负责借书的许老师人很慈祥,但是存书是实在很少且都又黄又旧了,我们也没啥时间去借阅。

我的中学时代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时代,从十二虚岁至十五虚岁的初中三年,除了读书,我们经历的劳动强度大、时间长、花样多:曾经挑砖建校,那时不懂偷懒,有些自不量力,前后还要多加两块砖,从四八店三十里外摇摇晃晃挑回校,稚嫩的肩膀压得乌青红肿……,曾去代石村洗铁砂,男女同学晚上睡在山上自建的茅草棚里,白天用洗脸盆在溪水黄沙中淘出乌黑细粒铁砂,同学们双脚泡在水中,团团围坐,还搞过最奇特的赌输赢:谁不响(不言语)最久谁赢,我也赢过一次。忘不了去50里外大莱挑铁砂回校道路的艰难,在天未亮的清晨一边挑着两布袋铁砂一边打瞌睡,步伐踉跄,肚子还有点饿。到水碓后背毛竹,到后树搞小秋收——在高山密林中采橡子、摘箬叶。春天还有“远足”活动,有一次去石鹅岩,我未带午饭,班主任卢锦章老师给我买了馒头……,初中时还有语文老师王梅芬(她板书的字很大气),音乐老师詹星光,她俩都来自金华。吴宝南老师也教过我音乐,吴、詹两位老师给我打下很好的乐理基础,以致后来看到简谱就能唱出,在小舅来信鼓励下,我学习用功劳动努力,多次当上学习、劳动积极分子。

1958年,我被保送到本校刚创办的高中秋三班,时招二十几人,班主任朱龙生老师教化学,语文胡如成老师,数学吴仲松老师,俄语卢锦章老师,他们都是我县最知名的教师。卢老师教的俄语给了我扎实基础,语音、语法、背诵等直到上杭大仍然是优等。高中阶段学习劳动仍不误,记得朱老师11月初带我们班去陶宅割稻,在霜冻的寒冷清晨我们直干得汗流浃背超额完成任务叫做“放卫星”,向校领导报喜。也曾到宣平大山区东巨上方去宣传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朱老师、胡老师是第一批分配来武义县城的大学毕业生,他们把自己青春年华献给了一中,献给武义的中学教育事业,是我们的榜样。

那时,学校的文娱活动开展得也很丰富,大礼堂戏台上常有各种演出,除了各个班级学生要出节目,老师们也会登台。记得我们高秋三时上台演过乐器合奏,二胡拉的是《金蛇狂舞》,我被班文娱委员鼓动,也上台去“滥竽充数”了一把。高春三的《十八蝴蝶》节目曾到省会杭州会演。1961年我高中毕业前,正值三年国民经济困难时期,农村里有吃米皮糠、豆腐渣饼的,我在校有定量米,比家里好多了,那时我也会从学校省点米带回家,让家人烧点粥吃。高中时,我住校宿舍在城隍庙后面的一个大房间里,几排高低统铺。最深刻的记忆是熄灯后值日老师用哨声来督促我们安睡,不要再讲话。还有就是晚上有时饿得睡不着,就起来拿出母亲给我炒的干菜,躲到路灯下,与别的女生一起,挑拣里面的黄豆,几颗油渣,那是对抗饥饿的有效办法。

初、高中时,我们处在物质短缺的时代,蛋白质维生素都是很缺乏的,但是师生的学习劳动生活热情却很高,精气神都是积极向上的。半月池畔,度过了我青少年难忘的六年时光,感谢那时那些兢兢业业的初高中老师,在学习、劳动、生活中的共同奋斗与陪伴!1961年,我因患副鼻窦炎只身去金华医院开刀,小舅来信问候我,鼓励我,信说:“我少小离乡,老大未回,1954年偶得机会回乡探望亲人,见你还是绕膝孩提,多年不见,(看到你近照)犹是长成我姐模样了……”“真快,你很快就是高中毕业生了,首先该向你道贺,一个普通农人的女儿能受完中等教育且很可能受高等教育,这在我们的学龄年代里,几乎是不敢想的事。今天一时生活还苦些,但只要想想这些,也就虽苦犹甜了,因为我们可以深信,眼前的困难是有办法有希望的,这在建设美好生活中不能不说是小波折,但比起前人创造今天来说,真是算不了什么,这点我的体验就要比你深刻多了,希你能很好理会。”“……我这里一家老少都很健康,虽然饮食不太足,然较之困难户,还不是很吃累的。生活要比比不如自己的,想法对头,精神上也常是很愉快,生在如花一般的年代,如花的岁月又有相当高教养的你,想定能更好领会这些平凡之理。夜深了,遥祝你学业好,争做优等毕业生!”1961517日海港来信)这一年,小舅达流已是二个孩子的父亲,一起生活的还有两位帮着照看孩子的岳父母,上有老下有小的,他的物质生活并不宽裕,如信中所述也是“饮食不足”,但对我的资助并无中断。那个时候,10元钱也许就是他一家六口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我高中毕业当年,虽然学业优异,在班中屡屡考试第一,但受极左路线干扰,我被莫名其妙打上“不宜录取”之印,出乎所有对我怀有期许的师生所料,我意外地落榜了。夏末,那位曾给我政审中盖过“不宜录取”印章的某政工干部,还介绍我去某小学代课,我很犹豫。我感到突然的重击已让自己掉入深渊,达流舅来信安慰我说:“你的好学业里渗透着教书人的心血!我也觉得教书是很清苦的,但若干年后,桃李满天下的情景是多么美好!多使人向往!”针对我想逃避现实的想法,还说:“名寓言家通过寓言告诫人们说,不论梦想约许你什么欢乐,到远处去寻求也是白费,最好的地方,就是你的亲人,你的忠诚朋友所在的地方。你学业好,有高傲感也很自然”,“但(荐你去任教)可看出师长们对优等生的关切和器重了。”

1962年,招生中的极左路线被纠正,一些原来学习好而“成分高”的同学纷纷被录取了,同学和老师们鼓励我重新报考。在高中毕业两年后的1963年,我离开当民办教师的后树黄泥坑小学,重回一中。感谢郑兴森教导主任,他很热情地帮我插入当时的高三复习了一段,令我顺利考入杭大地理系。我的学号63336是当年录取的20个地理专业新生中第一号,据说学号是按录取分数排的(那时不公布高考分数)。大学期间,我得到国家三等助学金,每月11.5元,后来增加到13.5元,除了免交学杂费,食宿费都是全免的。

1968年,我从杭大毕业,“文革”尚未结束,先分配到6292部队农场锻炼。10月,第一次拿到工资,我先寄钱去青岛,报告并感谢我的恩人达流舅的栽培。他来信说:“你妗再三嘱咐,你寄钱来的欢欣心情和对于我们的盛意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就暂且收下,以后再说,但要告诉:应该是后不为例。”至此,一位老一中人资助另一位校友,且不求回报的真实故事,达流学长用十几年时间辛勤培养浇灌的小苗终于长成了小树,我成为他所要求的“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且还要按他所教导的“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到社会主义最艰苦的岗位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1970年,我从部队农场再分配到陶宅初中任教,思想也有反复,觉着按自己在杭大的优异学业,对比往届中的尖子,怎么也能在更好的单位工作,达流舅的这次来信,是来安定我的思想:“……看来家乡建设也大变样了,你们谈到有工业,就以你这行讲,我在乡时武义无初中,抗日好几年后,有的流亡教师搞了个补习初中,我就在那上过学的,地点在‘孔庙’里,说来已是故事了。你所去的陶宅,我也没印象了,看了邮局印章—王宅,知道在那个方面,还是借助于看地图的。”“你初到工作岗位,生活上不习惯,终得本着革命第一工作第一来处理,少些小私有者情调就好了……”197067日青岛来信)是啊,比起他们那一代,我们不用出生入死,我们已经拥有太多,对比自己的私心,真是无地自容啊!

1980年,我从城关中学调入母校武义一中,归队任教地理课。地理列入高考了,先是初高中兼教,《中国地理》、《世界地理》、《高中地理》共有六本教材,课务很重,但觉得自己是教研组长就应多担负一些。后来一中仅招高中,地理在理科和文科都有课,理科需参加会考,文科每周课时多且要参加高考任务更重。1984年,我任教郑兴森老师班的文科地理并任副班主任,这批学生非常优秀,他们地理高考成绩圴分获金华市各县市第一名,负责统计此数据的市教干童玉书老师对我说,他开始感到惊奇,怀疑自己弄错了,但复核多遍还是“你们武义一中均分最高”,这一年金华市地理教学研究会及浙江省地理教学研究会推选我任理事,我主持统稿编写的乡土教材《武义地理》也获省二等奖。此后,我先后被选为县政协委员、县人大代表,并先后兼职县政协常委和县人大常委,其间参加例会、评议、考察,撰写议案、提案,所有参政议政活动都是上班时间去,所缺课务自己抽空给学生补课。因为高考课目压力大若缺时多,恐拖学生高考的后腿,所以一中任教阶段我特别忙碌,而且最遗憾是我在这段工作中均未好好向达流舅报告一些应该让他觉得欣慰的消息,但又想这不正是我该向他学习的,低调的,无私的,不计名利的,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该有的人生态度啊。

母校武义一中诞生在腥风血雨的抗日年代,那些怀着抗日救国理想的流亡教师,在抗战动荡中办学救国,让同样具有革命理想的武义青年得到宝贵的学习机会,令达流学长这样的少年从一中开启航程,走上革命之路,功成之后,又无私地资助培育了像我这样为贫所困的人,助我完成学业,教我革命志向,令我命运巨变,成为新一代知识分子。没有他的资助和培养,我的人生轨迹不知会是何种模样。他用真心、用大爱、用他的宝贵人生经验与感悟所书写的上万字的珍贵来信,教导我树立对生命的正确态度。这些信,从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经历半个多世纪,历久弥新,催我奋进。这是一中创办初期一位学长对家乡、对母校的关切和对亲人的鼎力相助,并激励着一代代人。

欣逢母校八十华诞,见证武义八十巨变,值此大喜大庆之际,重温学长封封信件,回想一中岁月,不禁思绪万千……

学长之风,令人敬仰;一中文脉,山高水长。

(作者系58届初中、61届高中校友,武义一中退休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